解開心中結
        
   -《鬼眼》觀後感
             曾偉強

人死了,物質的軀體將腐化,但生命卻不是就此而消失,即是可以繼續以某一形式存在的。有人就是靈魂,有人則說是鬼;也許我們可以說這其實是某一種能量,一股力量,當這股能量重新凝聚結合起來,便可能以另一物質的實體出現。生命,本來就不只是一具肉體這麼簡單。

「他們只看到他們想看到的,而其他人看不到他們,他們彼此間也看不到對方;他們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經死去。」能看見已經死去的「人」的小孩這樣說。

布斯韋利斯飾演的兒童心理醫生對此作出的診斷是幻像,嚴重程度有需要入院接受治療;而他不知小孩沒有生病,也沒有撒謊,因為布斯自已就是個已死去多時的「人」。

也許自己本來就是個眼淺的人,看《鬼眼》(The Sixth Sense)的時候不自覺地流下淚來。當孩子害怕的時候,走到母親處,母親緊緊的抱住他,哭著問他為何發抖,我哭了;當孩子對母親說死去的外婆確曾去看她演出,並答她「是,每天都是」時,我哭了;當孩子追問母親在外婆墳前問她什麼,然後兩母子在車廂中哭著相擁時,我也一起落淚。

布斯演的醫生一年後仍不知道自己已經死去,直至他「醫好」了小孩。孩子最後不再害怕,可以與那些死去的人談話,甚至幫助他們完成一些未了的心事,布斯這才正式的「死去」。

也許我們心中的確有些事,是好事也好,壞事也好,也不管是大事還是小事,但都是一些永沒有人知道的事,甚至是被誤解、誤會的事,永遠就只是藏在自己心中,所謂的真相,根本就永遠的被埋藏著,變成心中的一些結,只有自己知道,但知道到了又解不開;同樣,也許我們心中也有一些事,看破了,但放不下。

假如世上真有這樣的一個小孩,我死後也必定去見他。


一九九九年十月廿八日《溫暖人間》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