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樹,一點也無益
                                             曾偉強

香港的綠化運動已進行多年,有議員高官洋洋得意地展示其在馬路旁種植的那可憐的瘦木!他們以為這便是功不可沒,這便是綠化,便是環保。誰知這只不過是在自欺欺人而已。

綠化、環保不是這麼一丁點門面工夫,樹木花草也不是經濟發展過程的點綴或什麼補償,而是與整個社會心態和文化基礎息息相關的。

君不見路旁的樹與草坪,甚至花圃,往往成為藏污納垢之所?

君不見在所謂發展經濟的同時,樹木,往往身先士卒,首先壯烈犧牲?

君不見石屎森林底下滿布的是鋼根水泥三合土,空洞洞的地面埋葬著的是水管氣喉電纜,根又能抓住什麼?

君不見暴雨狂風過後,醉倒街頭的不是什麼,都是高官們引以為榮的植樹!

多種一株樹又如何?不是依然是看不到青蔥,聽不見生命?再植八百八十株又如何?不是都是見不到鳥語?只是把市虎橫行的石屎森林漸漸蛻化成綠色的沙漠而已。

而植樹之後,自然生態也繼續甚至進一步的被扭曲,落葉都被掃得一乾二淨,上進的、爭取生存空間的樹枝遭斬殺,生態鏈折斷;市內只有廢氣,陽光都給擋在大樓之上;根抓不住土,土又不是土,飲不到水,吸不到養,嗆不到氣…

綠化,得先有綠色的心靈,不是灰色的點綴;環保,是源於對大自然的尊重,不是施捨憐憫。人類的自大,對大自然的肆意破壞,最終只會自食其果,自取滅亡。

二十一世紀的建築,將是講求科技與自然融合的學問,如何引進太陽光、自然的空氣流動、採用天然物料,甚至廢料的循環再用。科技,與自然是可以結合的,而不是相對抗的。人類在發展科技與經濟的同時,仍得與大自然共存,甚至是依賴大自然而生。不懂珍惜和尊重大自然,再多種千株萬株樹也是徒然。


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