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機心存於胸中
                                             曾偉強

人心不同,各如其面,相識共事多年,甚至互稱朋友,也不一定真的了解明白對方。但假如有一日,每個人都可以擁有一個相同的心,那又將如何?

美國的Abiomed   Inc.(納斯特上市,代號為ABMD)即將為五名自願的病人進行臨床試驗,把一個由鈦金屬、塑料及樹脂製成的人造心臟植進他們體內。假如試驗成功,這個名為AbioCor 的人造機械心臟,數年內將可推出市場,暫時估計,其售價(不包括手術費及其日後操作所涉及的經常開支)約七萬五千美元。不過,這種首創的人造金屬心臟,其本身的「生命」相信也只有約五年,儘管需要接受移植的心臟病患者通常也不能活這麼久。

這個由電池推動的金屬心臟,其結構一如人的心臟,有兩個心室,但改由心室之間的隔墊負責把血液泵進連接心室的血管。而且必須透過開心手術植入病人體內,並由一個如錄影帶盒大小的外置電池提供電力,由植於病者體內的導電線圈將外置電池發出的電力傳送至金屬心臟。這可以減低由導管引致感染的危險,但外置電池必須每四小時充電一次,病人得時刻佩戴電池警示器,以免忘記充電造成危險。

因此,除了金屬心臟,病人體內還須植入導電線圈、控制儀,以及後備電池等內置配件,病人也得忍受多次手術的折騰才能完成「換心」工程。

然而,一夥正常的人類心臟每天約跳動十萬次,每年約三千五百萬次,而毋須充電、維修,或發生如電腦般的「當機」,這人造金屬心臟可以嗎?

自從1967Christiaan   Barnard醫生在南非成功進行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換心手術以來,不僅帶出生命何時終結的重新討論,也鼓勵醫學界更積極地尋找更有效的器官用作移植之用。當年Barnard醫生用的是豬的心臟,而接受心臟移植的病人,在手術後十八天便死於併發症。不過,人體器官可以更換,已是不爭事實,近來更積極研究基因改造動物(如豬)心臟,甚至在實驗室人工培植,準備用作移植人體之用。而正在服刑的著名「死亡醫生」Jack   Kevorkian,也曾公開表示要建立一個人體器官工廠。

人類科技愈先進,便離自然愈遠,也就愈是違反自然定律。器官可以更換,就等於人類勝利了嗎?人體上植上這樣那樣的儀器或機器,也不過是人工地延長人類存活於世的時間,豈能真的提高生命的素質?更不能為生命增值。

然而,在病人以致人類未必真能受惠於這種人造心臟時(至少在未來數年也不能),Abiomed 的股價已先行受惠,由今年44日的一年低位十點五美元,升至現在(2001 6 21日)的約二十四美元水平( 7 3 Abiomed ;儘管該公司在截至今年3月底年度,因為開發這種人造心臟而令虧損增至一千一百四十萬美元。

莊子《天下篇》云:「有機械者,必有機事,有機事者必有機心。機心存於胸中,則純白不備;純白不備,則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載也。」意即使用機械的必會應用機械的方法處理事務,用機械方法處事,必定有機謀巧變的心思,胸中有了機謀巧變的心思,就破壞了本來純白的天性,破壞了本然純潔坦白的天性,就會心神不定,心神不安的人,離天機就遠了。莊子的個性純真坦白,認為人類之所以有紛爭,是由於缺乏坦誠,因此巧詐機變的事,屢出不窮。

境由心造,意由心生,換了一個冰冷的機械心臟,那將是多可怕的一回事。生之暫來,死之暫往,又何必執著於生?一個即使血再沸騰也溫不起來的冷冰的金屬心臟,即使能讓我多存活五年,我也不要。如這血肉的心要終止那無法寸進的蠕動,就讓它休息罷。


刊於二○○一年七月七日《信報》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