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銜花落碧巖前
                                             曾偉強

翻開網頁,看到十三隻白頭翁撞玻璃幕牆而死的報道,心中不禁惋然。

這群共十三隻、俗稱「白頭翁」的白頭鵯,四月二十日早上被途人發現在上環永安祥大廈附近,屍橫遍地!懷疑是撞向大廈的玻璃幕牆而死,部分還被汽車輾過,令人慘不忍睹。

這類事件已一再發生,為何一再發生?

去年十一月四日,十三隻雀鳥被發現在九龍灣宏天廣場附近死亡,也懷疑是在飛行期間撞向三十九層高的宏天廣場的玻璃幕牆致死。當時有關當局最關心的是,死鳥有沒有帶有禽流感病毒!

鳥兒撞向玻璃幕牆遇害,也並非香港獨有。據泰州新聞網報道,今年四月八日,在揚州供電公司工作的鮑小姐,在電話中急切地告訴記者,「時常有鳥兒撞上我們單位的玻璃幕牆,估計牠也是撞牆受傷的。」這位鮑小姐指出,他們時常看見正常飛行的鳥兒撞上玻璃,然後昏死在地。

幸而,當天發現的「撞牆而死的鳥」,經揚州大學動物醫院的醫生檢驗後認為,只是撞到玻璃暫時昏死。果然,不久牠便恢復知覺,飛走了。

當地記者觀察後發現,揚州供電公司大樓的玻璃幕牆,與天空形成的影像渾然一體!

是因為鳥在天空中飛翔時,分不清玻璃的倒影,誤以為是另一片天空,或是敵人,所以朝玻璃的倒影衝過去,結果造成悲劇?

原來雀鳥飛行時,若經過大廈的玻璃幕牆,無論玻璃反光或透明,都會令牠們誤以為前面是另一片天空,結果撞向幕牆。香港高樓林立,雀鳥在半空飛翔時,稍不留神,便很容易「撞牆」歸西。

除了玻璃幕牆,香港這石屎森林,還有其他飛鳥的死亡陷阱,例如透明的隔音屏障。

其實,大多數鳥兒對顏色的分辨能力都很差,基本上是色盲的,很容易把玻璃幕牆視作藍天白雲,一股腦兒飛過去,撞傷、撞死便很尋常。

也許,鳥和其他動物都認不出自己,甚而是不認識、也不介意自己的模樣,只有人,才懂得照鏡、喜歡照鏡;也許,也只有人類,才那麼介意自己的模樣!

「猿抱子歸青嶂裏,鳥銜花落碧巖前」(《指月錄》卷十五),那是頓悟的至高境界。人都喜歡追求什麼、追逐什麼,但往往忽略了眼前所見、目下當前,即使眼前的就是生死。

不知這群撞向永安祥大廈玻璃幕牆而死的白頭翁,能否早登極樂。雖道是「所受苦樂死此生彼從彼生此」(《放光般若經》卷二),到底是生命的結束,今天死去的是十三隻鳥,明天呢?

今天看到的只是果,看不到因,也可能永沒有人知道。不過,一切如是果,一切也有因。

鳥撞幕屏墮街前!從圖片看到的是,業!是人類作的業。死去的,何止是十多隻白頭翁?

是鳥在作業,橫屍街頭?還是人在作業?但為何報在鳥身?今天這十三隻死鳥揭示的是什麼?

雖說是「鳥飛虛空無有足跡」(《放光般若經》卷三),但到底是有形之體,在遭受人類扭曲的自然界,留下的到底會是什麼?人類又能為牠作些什麼?

白頭鵯(Chinese Bulbul)學名為Pycnonotus sinensis,其分布廣泛,市區或郊區都可見其蹤影,現在正是其繁殖季節。白頭鵯的頭部後枕呈白色,叫聲沙啞,令人聯想起白髮老翁,故稱為「白頭翁」。

白頭鵯是本港常見鳥類之一,長約十九公分,頭頂後部為白色,背部呈橄欖綠,通常作小群飛行。


二○○五年四月二十一日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