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給她一瓶七喜
                                             曾偉強

記得,小時候家裡沒有電冰箱,而家境貧困,吃、喝、穿也得左支右絀,只有最基本的而已。

有一回,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原故,我吵吵鬧鬧的嚷著要汽水喝,但家裡沒有,從來也沒有!因為,在那時,汽水對我們來說,已是奢侈品!

父親惱了,便給我狠狠的「教訓」了一頓。那天,便一直蜷縮在床底下,直至父親睡了,才躡手躡足地爬出來,但淚水仍未乾。

翌日下課回家,始進門,媽便立刻拉著我到儲水的大膠桶,撈起一瓶「七喜」,小心翼翼地弄開了瓶蓋,然後給我。也不知她從那裡弄來的開瓶器,更不知她從那裡弄來這瓶「七喜」;但當時的我,心裡只怪她「笨手笨腳」!

媽還一再叮囑我不要給父親知道,也不要告訴別人;而我,除了點頭,什麼也不懂,只懂得歡天喜地地喝!今天,想起來,則只有心酸;事實上,每次想起,眼睛也不期然地濕透。

今年已八十一歲的母親,一生中從沒有出外工作過,而目不識丁的她,這一生就是全心全意地照顧我們。今天,在她面前,我仍是那個不懂事、嚷著要「汽水」喝的傻孩子!

母親節的真正意義,也許,就是要喚起我們心底深處的、一直埋藏著、從不宣之於口的歉與愛!

今天,母親仍是家中的守護者!明天,給她來一瓶「七喜」!


二○○五年五月七日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