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不經心看簡林
                                             曾偉強

這次是專程前往觀賞「心經簡林」的,也許真的有緣,連綿的雨天過後,這天的天氣特別好。心中還後悔沒帶帽子來。

然而,卻又有點玄。在通往「簡林」的小徑的路口,橫陳著封路的封條。正躊躇著如何是好的當兒,一位陌生的同路人把封條輕輕撥開,然後側身越過,回頭只微笑一下,我們便隨著她一同沿小徑繼續前行。

這條小徑本來就不可能封起來的,因為這也是通往茶園和鳳凰徑的路口。再前行不久,便到達這片熟識的山坡,而這刻呈現眼前的,卻是全新的「簡林」。

那感覺很甯靜、很自在。這環境、這天地,給人以完全陌生的感覺,卻又似曾相識。

第一根木柱,刻著「般若波羅密多心經」。《心經》是《般若波羅密多心經》的「本題」,也是其簡稱。「般若」是指「佛的智慧」,「波羅密多」義為「到達彼岸」或「圓滿」。

「般若波羅密多」就是「大圓滿的智慧」,即「了生脫死」的智慧;整個經題的意思,也就是「以佛的智慧引導眾生到達彼岸的心經」。

整篇經文共二百六十字,便如此這般地刻於三十七根木柱上,加上立於最高之處的一根沒有字,象徵「空」的木柱,合共三十八根柱,排列成象徵無限的符號。

沿著經文邊走邊讀,悟心經真義、賞書法之美、觀刻工之精、眺青山碧水;藝與道、天然與人力,混然交融,恍惚真的進入了無限,進入了異度空間。

無間的木柱、無上的山頭、無垠的天際、無邊的洋流,是充實的、卻又空空如也。在這裡,四大盡歸於空:柱立於地而連於水,日月交照而風不住。

「空」,也就是《心經》的要義。若能領悟「空」的真義,明瞭無常的道理,一切可以改變,凡事也不必執著;若能超越一切苦厄,達到心無罣礙的境界,也就是大圓滿、絕對的安樂自在。

何謂「罣礙」?《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幽贊》卷二曰:「罣謂煩惱障,不得涅槃故;礙謂所知障,不得菩提故。」

「木簡」所選用的木材,也是在下甚感興趣的。每根高約十米、重約五噸的木柱,是原產非洲的古夷蘇木(Bubinga)。在下一直誤以為「簡林」所採用的木材是花梨,但古夷蘇木雖有「非洲花梨」(African Rosewood)的別稱,但屬蘇木科,不屬紅木科,故與花梨縱使相似,但壓根兒是兩種不同的木材。

古夷蘇木樹高可達三十米、直徑九十厘米;心材明顯,紅褐紫色或紅褐色,具深紫色條紋;邊材白色或淺黃褐色。它耐腐抗蛀,硬度不亞於花梨,而重量則更勝花梨;然而,雖重硬卻加工不難,故廣泛用於高級家具、木架、牆壁、地板、刀柄等;也有以古夷蘇木冒充花梨的案件,其中一宗還成為了二○○四年北京十二大消費侵權案例。

除了冒充花梨,據聞也有發現帶灰褐色條紋的古夷蘇木,被染成黑色,冒充條紋烏木。

莫非真的「一切如是真,一切如是假」?

最後一根木柱是落款。驀然發現,最欣賞的,不是經文,而是「饒宗頤寫經之鉥」。


二○○五年七月十一日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