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心靈洗個澡
                                            曾偉強

在不少人的眼中,這壓根兒是傻事一宗;而一年僅兩周的長假不外遊,更是浪費。但這十天所感受到的,又豈是千里之行可以相比?

這次已是第三次參加十天內觀靜坐課程,但感受依樣的深刻;而最感欣慰的,是在整整十天期間,也能時刻保持警醒,沒有在靜坐大堂打瞌睡。

禁語十天,對我來說已不陌生,也沒有難度!難得的是,十二名男學員均能完全遵守禁語。不論是新生還是舊生,也認真地學習;而這舊生,卻最是慚愧。

慚愧,是因為過去的兩年多,也沒有認真地練習,記憶已開始模糊;而這次的進度,比上一次的十天還要差。不進的結果,便是退!

多年下來,心靈和腦袋也已封了塵似的。在這紅塵裡打滾,不知不覺地積了厚厚的污垢。其實,心底裡根深柢固的習性,不論是貪愛還是偏執,同樣時時刻刻、幾何級數般繁衍。

就像在下那只真空保溫杯,在辦公室內,每天用它喝水;這次藉長假期之便,帶它回家「休息」,順道為它洗個澡,這才嚇然發現,不知是在什麼時候,杯內已暗暗地穿上了一襲「內衣」。

為它脫去了這緊身的褐色「內衣」後,才發現清水真的如此清澈!

每天拖著重甸甸的影子,回到毫無禮貌,老是對主人不瞅不睬,並倒過來把主人變作囚徒的屋子,縱使一片默然,卻又是沒法靜下來。

每天營營役役,憤懣、怨懟、憂慮、貪欲、焦心、渴求、恐懼……,已編織成厚厚的「內衣」,悄悄地、緊緊的套在身上,但自我卻不住膨漲;對周遭的人和事,總有說不完的不滿、投訴、要求,對未來愈來愈迷惘;而腦袋也愈來愈重,直往下沉。

也許,是時候為心靈洗個澡,讓心窗再見澄明。然而,既是本來無一物,為何惹塵埃?灰也好、塵也好、泥垢也好,其實都是由內而生起的。境由心造,心造一切!本來真是無一物的?

但若能了知無常真理和培養出平等心,也不應有所偏執、喜惡。只是知易行難!禪,最困難的,仍是修行!

這個「行」,並非指行動的行,而是指廣義的心的習性或盲目的反應;而這種習性反應的後果也稱作「行」,即在習性反應的世界上,一切被創造、組合、形成的東西。因果相隨,生命中的一切際遇,都是自己內心反應所生成的結果。

心的習性是起反應並增生加強反應,碰到不想要的事情,便生起瞋恨、厭惡的「行」;隨著心中生起的「行」,不愉快的身體感受便伴隨而生。

在身體、語言和心理三種行為中,心理行為最是重要,心先於一切現象,一切都由心造。若言談舉止出於不淨之心,則痛苦亦步亦隨;若出於純淨之心,則快樂如影隨形。

佛陀說,所有的幸福分成兩類:一是實現對家庭與社會的責任而造福人,即眾善奉行;一是自淨其意,即淨化內心。個人的善無法脫離他人的善,故此,「當面對生命的起起落落,保持心境平穩、不受動搖、沒有瞋恨、不生不淨煩惱,總是覺得安定,這就是最大的快樂。」

所有的道理,其實都已寫在書本上,在知識的層面上不難找到,也不難理解;但只有透過切身的感受和驗證,才能成為真正屬於自己的東西,成為真智慧。

修習內觀,便是藉著觀察自己身體的各種感受,直接體驗無常,從而培養覺知和平等心,了解真智慧,淨化內心。「佛陀」一詞,本來就是指「完全覺知的人」。

內觀的修習,不僅是限於靜坐,也不是被動的不作施為。如印度內觀國際學院(Vipassana International Academy)的創辦人葛因卡所說,必須在日常生活中運用它,例如工作時,便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工作上,視之為禪修。

前身是豬場,也稱作「坑頭山莊」的香港內觀中心,依然鳥語花香,但已較從前遜色。畢竟,一切也在變,一切事物,都在無常變化。而在這十天期間,最喜歡的,仍是在荒田的阡陌上「行禪」。

一如過去兩次坐禪那樣,首兩、三天最是難熬,也想過提早回家,但始終沒有付諸行動。就如習禪修心,也是想的多而行動的少!

抽十天的時間,放下所有的工作,放棄外遊的機會,參加內觀課程,其實不太困難;最難做到的,是日後持恆地、有紀律地練習,培養並增長覺知和平等心,使日後面對變動不已的生活,內心保持堅定、穩固、不悲、無染,成為自己的主人,掌握自身的未來。

十天,不可能出現奇蹟,但每天早上四時起來,享受片刻的寧靜和呼吸久違了的清新空氣,也足以洗滌心神。

當第十夜也都過去了,在惺忪的太陽剛攀上山崗之際,便已背起行囊,重投紅塵的營營役役;然而,雖是從來處來,也沿來處回去,但面前的路途,已不再是之前走過的小徑。

內觀中心雖屬臨時設施,但也已「臨時」使用了近八年。雖然業主不收取任何租金,但也沒有簽署任何協議。

然而,堆土機已迫近靜坐大堂,山莊前的農地也已變成一片荒地;加上衛生設施已不勝負荷,中心決定另覓地點,興建永久的內觀中心,初步選定了大嶼山東灣。

第四次參加十天課程的時候,不知會否就在那裡;但此刻,只知道回家的首要工作,是為在下的咖啡杯洗個澡。



二○○五年十一月十一日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