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眠
                                                        曾偉強

近日早上雖然依例睜開眼睛,但身體每個細胞則似乎拒絕起床;而腦袋什麼也不想,就是渴睡。冷,實在太冷了!

真不明白漫天蓋地的白雪有什麼好,就是屬於亞熱帶的香港,只要是天文台發出寒冷天氣警告的日子,也已令在下吃不消。

雪,或許與在下半點緣也沒有。記得多年前曾到過荷蘭,但當地人說,那是十多年來最溫暖的一個冬季。當然也是罕有的一個沒有下雪的冬季。

香港的冬天,通常也不太冷,而在下最嚮往的,是躺在暖水游泳池的池邊,在溫煦的冬日下小睡片時。

事實上,一整夜的、充足的睡眠,似乎愈來愈奢侈,更遑論睡他整個冬季。然而,為了不同原因,人類也在積極研究人工冬眠。

在美國,很久以前,便開始有人把絕症病人冷凍起來,造成類似冬眠的狀態,期望有朝一日,科技的進展能成功治療病人的病。

也有科學家認為,假如人類能進入冬眠狀態,將來便能幫助宇航員在浩瀚的宇宙航行時,減少途中所需的食物和飲料,和克服在以十年計的孤單旅程中的心理障礙;大大有利於太空的探索。

說起太空,聞說有科學家研究指出,原來我們身處的宇宙,也曾經歷過漫長的冬眠時期;直至約一百五十億年前,才突然甦醒。這似乎有點天方夜譚,但又有誰說得準?

有科學家認為,冬眠可能是哺乳動物的潛在本能,可能人類也有這種本能。據知,馬達加斯加的粗尾侏儒狐猴,便是第一種被發現可以冬眠的靈長類動物。也即是說,人類理應也同樣可以冬眠。

其實,冬眠只是種休眠的狀態,當然還有別的休眠狀態,如日眠、夜眠、午眠、夏眠等;還有我們耳熟能詳的「春眠」,也許還有秋眠。總之,任何時間,都可以眠。

一般認為,冬眠的動物多為冷血動物。當環境溫度在五至十度時,最宜冬眠。冬眠時,動物體內發生連串的生理變化,包括心跳放緩、呼吸減慢、降低尿量。

例如蝙蝠的心跳,便由正常的每分鐘四百次減至每分鐘二十次以下,這樣,便能減省逾九成九的能量;北極熊也能連續六個月不飲、不食、不小便、不排泄。冬眠期間,牠們的體溫也不會下降太多,因為牠們懂得如何在冬眠前,在體內儲存大量脂肪。

為了預備過冬,牠們在秋季便開始大量進食,貯存大量脂肪。可惜,牠們也因此而成為人類的碗中羹。

但當人類吃了牠們的剩餘或貯備的脂肪後,又是否真的如武俠小說中的「吸星大法」般,化為自身的力量?不禁問,到底是冬眠的動物冷血,還是為了口欲而烹吃牠們的人類更「冷血」?


二○○六年一月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