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汁年糕
                                                        曾偉強

那一年,已記不起是那一年,在大姊家吃過椰汁年糕,此後,每年的春節,除了年桔和揮春,她家中必定有的,就是椰汁年糕。

所謂窮在路邊無人問,小時候每逢春節,大年初一的大清早,大姊、姐夫都攜著甥兒們來拜年;大年初二吃過開年飯,她的弟妹們便到她那裡拜年。多年下來,這個「年」,都是那樣過的。

從前,每年的春節,母親也造年糕,是傳統的那種。那一年,雖已不是小孩子,都上中學了,但仍像小孩子般饞嘴。而且,那年是第一次看見白色的年糕,也不曉得對不對胃口,硬要大姊給我們吃。

從沒有拒絕過弟妹們任何索求的她,便親自弄好年糕,讓大伙兒一起吃;也記不清誰吃的最多,也許是在下罷!只是大姊看在眼裡,便打從心底笑出來。

此後每年春節,她的家必定有椰汁年糕,即使甥兒們嚷著要吃,她總是不准,說是留待小舅父拜年時才吃的。

她近年生活不太如意,經濟條件也開始走下坡;退休多年以後,也得重投勞動人口,找了一份兼職工作。今年,她更到了內地「避年」!

然而,過年前數天,她買了個小小的椰汁年糕交給母親,說是給在下的;著母親給我帶回家過年。當母親拿出來,連同兩個大桔一起給我的剎那,心裡有說不出的激動。

這個大年初二,一個人在家中吃罷大姊的新年禮物,一鼓熱浪突然湧上來。幸好四壁無眼,沒有被看到。

雖然已許多年沒有到大姊家拜年,但她這習慣似乎沒有改變過來。雖然,她一生人也糊里糊塗,算不上是稱職的母親或長女,但對弟妹,卻是愛護有加。

時代不住前行,物資愈來愈豐裕,從前元旦是一年下來的祈盼,有新衣、也有許多吃的。今天,我們真的可以「度日如年」,但過年的感覺,卻愈來愈淡薄。

然而,縱使積累了再多的財富、擁有再好的名聲、取得再高的成就,也抵不上那份原始的、暖暖的感受。


二○○六年一月三十日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