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與狗
                                                        曾偉強

「……屬狗的人個性忠誠、追求公義與自由,具優秀領導人的潛質;而屬狗的人,通常與屬鼠、牛、蛇和豬的人相友善;與肖龍和馬的人較難相處。……現任美國總統喬治布殊便是屬狗的,英國首相布萊爾則屬蛇;至於肖馬的國家元首,則有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等;俄羅斯總統普京則屬龍。……」

這個並非本地的運程書或八卦新聞,而是一月廿八日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的報道;有線新聞網絡還報道了北京今年放寬燃放煙花爆竹的禁令,並會發放約值十億元人民幣的煙花爆竹。

狗年春節前夕,美聯社、法新社等國際媒體,均大篇幅報道中國的農曆新年;也許,這是全球化的又一明證!既然耶誕可以舉世歡騰,為什麼春節不可以?

事實是,華人早已遍布世界各地,美國有線新聞網絡便以春節為題,除專題報道,還有圖片專輯,捕捉了多國華人社區慶祝新春的活動和特色。

還記得今年春節前數天,美國總統喬治布殊便已向華人提早祝賀新春,拜了早年。

誠然,目前中國的經濟實力,僅屬小康水平;而軍事力量也不足以晉身「強國」之列。但已教人深切體會到「弱國無外交」、「窮在路邊無人問」的道理。目下國際舞台上的強與弱,已非僅是指軍事力量,而是包括文化、科技、經濟,和更重要的「潛在經濟實力」的綜合國力。

回首中國的近代史,最令人唏噓的,要算「華人與狗不得內進」這八個字。不僅是當年十里洋場、夜夜笙歌的上海,據悉,在四十年代廣州沙面山頂公園,也曾出現過「華人與狗不得內進」的侮辱性字句。

「華人與狗不得內進」是三、四十年代上海租界黃浦公園門外的標牌,某程度上可說是中國半殖民地、半封建歷史的象徵,也是充滿恥辱的象徵。

戰後,中國成為聯合國安理會五名常任理事國之一,國際地位不住提升;自改革開放以來,隨著經濟的發展、國力增強,中國對世界事務的影響力也愈益明顯。然而,「華人與狗」卻如夢魘般揮之不去。

二○○五年年杪,當加拿大大選進入衝刺階段之際,便引發了一場「華人與狗」的政治風波。自由黨高層克蘭德爾(Mike Klander)在個人網誌把來自香港的新民主黨華裔女候選人鄒至蕙(Olivia Chow)喻作鬆獅狗,卻因此而在十二月二十六日被迫辭職。

數年前,內地媒體便因法國巴黎NESLES劇院上演一齣名為《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的話劇而引發強烈反響。

《北京青年報》報道,二○○○年十一月七日,法國的中文報紙《歐洲時報》接到署名「巴黎一華人讀者」的信件,指出巴黎NESLES劇院上演一齣劇名為《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的搞笑劇;該名讀者在信中寫道:「如今,中國強大了,海外華人也挺起了腰桿,我們絕不允許任何人侮辱中國人的形象!」

當時,在法國的華人團體,還決定訴諸法律,表達華人的民族感情、維護自尊。畢竟,不論是哪一時代,哪一國人,也不應受到歧視、排斥;而歷史的創傷、民族的恥辱,可以引以為鑑,作為自強、自勵的動力,但決不可拿來開玩笑。

記得聽過一首內地的歌,其中兩句歌詞的意思是這樣的:我的故鄉是中國,從前只默默的說在心裡,現在可以說出口來!

今天,可喜的不僅是中國、中國人,和中國人的傳統,均受到世人的認同和尊重,更重要的是,中國人已挺直腰板,敢於站出來捍衛自身的權益和尊嚴。



二○○六年一月三十日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