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羹堯與賣油翁
                                                        曾偉強

年羹堯當然不喜歡當城門官,但他當了城門官,卻仍堅守崗位、克盡己職,城門內外,守得相當嚴密,不論是平民百姓,還是王孫貴冑,均一視同仁,絕不賣賬。

曾經貴為一等公,威名遠播的川陝總督、撫遠大將軍年羹堯,落得一夜間連降十八級,黜為閒散旗員,降為城門官,皆因「跋扈」二字。

做人,首要是自重、安分;做事,則要敬業守紀。以下犯上、跋扈囂張,罔顧紀律、擅離職守,這般行徑,還值得信任尊重,還稱得上專業嗎?

觀乎九鐵逼宮事件,可謂一場鬧劇。完全反映出九鐵這獨立王國目中無人,以一己之私而罔顧公眾利益的態度。

龐大如香港滙豐銀行也不過只有一位總經理,一家公司同時擁有十五名總經理,那是否過分了一點?相信也只有公營機構才可以出現這種不合理的現象。

九鐵署理行政總裁黎文熹日前還聲言,九鐵員工很專業,必會緊守崗位;但言猶在耳,十五名總經理連同五名部門主管級人員,在同一時段一同「告假」。不禁問,他們的假是誰批准的?恐怕不是公司主席罷!

這種擅離崗位,近乎荒誕的行為,實在令人嘆為觀止。

吊詭的是,雖然九鐵主席田北辰留任,事件表面上已迅即解決,但行政長官曾蔭權則強調,在處理九鐵管理層紛爭期間出現的人事和紀律問題,十分嚴重,並責成九鐵管理局盡快以公正不阿、不偏不倚的態度嚴正處理。這招連消帶打,妙!

一眾嘍囉一哄而上「挺黎」,衝著田北辰而來,現在要遭到秋後算賬了,而為他們算賬的恐怕不是別人,正是黎文熹。

不論如何,公私是要分明的。以下犯上、擅離職守、以私害公的行徑,更是不可接受。

可惜的是,環顧左右,盡忠職守者往往成為眾矢之的,敷衍了事則視作理所當然!那還談什麼專業?無奈加上無奈,仍只有無奈!

現在的人說專業,總不及從前說敬業有意思。專業出於功利主義,例如擁有一紙文憑、專業資格,豐厚的收入和青雲路便有了保證。

敬業則源於個人修養,本於人文精神。不論職業貴賤、職位高低、喜歡與否,但本著敬業精神,一天在職在位,一天也得盡忠職守,好好幹活。

年羹堯當了城門官,仍克盡己職、緊守城門,不是因為他喜歡當城門官,而是其敬業精神使然,而更重要的是尊嚴!試問假如自己也不尊重自己,還值得別人尊重和認同嗎?

現今多的是抱怨仕途不濟、命途多蹇,或是別人過於嚴苛,令自己受屈,要麼老是緬懷昔日光輝,要麼只憧憬未來;就是不甘於把目前當下的活幹好。假若胸中欠缺一顆欣賞、包容的心,欠缺一點敬意,那還談什麼鴻鵠大志,懷才不遇?

在下記起一個神箭手與賣油翁的故事,很值得一讀。

北宋年間,有位箭術高超的大官陳堯咨,人們都認為他的箭術舉世無雙。陳堯咨也自覺很了不起。

有一天,有位賣油的老人經過,看見陳堯咨在練箭。陳堯咨連發十箭,其中九箭射中紅心。陳堯咨得意洋洋地回頭看老人,但老人只微微點頭,說:「你的箭術算不了什麼!」

陳堯咨一聽,惱了。他說:「你竟敢看扁我的箭術!」

老人說:「我並非輕視你的箭術。」

老人拿出葫蘆,放在地上,然後在葫蘆口放一枚銅錢,再把油從銅錢中間的小孔往葫蘆裡灌;只見油像一根細絲似的透過錢孔流進葫蘆,而銅錢卻一點油也沒有沾上。

陳堯咨看得目瞪口呆,心中暗暗驚歎。

老人淡然地說:「我也沒什麼了不起,只不過是熟能生巧罷了。」

聽了老人這番話,陳堯咨恍然大悟,自此再不誇耀自己的箭術了。

把自己的工作幹好,委實沒有什麼了不起,但重要的是,假如欠了一顆敬業的心,即使賣了數十年的油,也不會有那賣油翁倒油的技術。



二○○六年三月十五日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