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隨想
                                                        曾偉強

又是端陽吃粽時,然而,和其他傳統節日一般,端午節也已變得商業化!傳統的龍舟競渡,成為了吸引旅客的盛事;粽子,早已變成規模生產的商品,變得機械化,漸漸失卻人的氣味;而端午的東西,也正在迅速被人遺忘。

據說,端午原稱端五,即初五的意思,但到了唐代,為了避唐太宗生日八月初五的諱,才改「五」為「午」。端午節也有很多別稱,如夏節、女兒節、天中節、詩人節……。

稱之為詩人節,是為了紀念戰國時代的愛國詩人屈原。也許現今社會愈來愈「倡生諱死」,像屈原那樣投江自盡的行為,也愈來愈受到「冷待」。然而,屈原的愛國和正道直行的情操,依然令人敬佩。

誠然,屈原是楚國的忠臣,雖然他的《離騷》在政治上的成功,被譽為超越了其藝術成就,但屈原畢竟稱不上偉大的政治家。他高傲重情、多愁善感、獨來獨往,不僅不隨俗,而且抱持「既惸獨而不群」的疏狂;這些都是造就偉大詩人的特質。

屈原期望以一己之力,扭轉國內外的政治形勢;期望楚王覺悟前非,勵精圖治;還期望皆醉的眾人,一朝醒覺;但最終空餘「惟郢路之遼遠兮,魂一夕而九逝」的悲情。

他受到排斥、毀謗、放逐,最終遺世獨行、孤立無援;而楚國也逃不了滅亡的命運。鑑古況今,不無感慨。古今中外,何時何地沒有人前人後的是非?為小是小非而勞累自沉,值得嗎?

童話世界的壞人,臉上永遠寫著「壞人」,好人也同樣在臉上寫著「好人」字樣。也許,那是因為作者們認為,小孩子尚未能辨是別非。然而,成年人又真的能「是其是、非其非」嗎?

這世界,本來就充滿是與非,但並不是非黑即白。時代在變,萬事萬物也時刻無常變化,哪有永遠的對或錯?今天對的,明天可能變成錯;人世間,也許只有是非,沒有黑與白。

傳統的東西和價值,今天可以變成商品圖利。時移勢易,當年屈原的忠君愛國,今天也被批評為愚忠,欠缺政治家的胸襟。

有人說:「一個人有多大的胸襟,就能成就多大的事業」。但「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最重要的還是要「自強」;只是目下遍尋不著藺相如和廉頗!

然而,縱使不能兼達天下,也不應只顧獨善其身。假如目光不能放遠,凡事只看目前、只顧自己,那只是劃地自囚,煩惱便自動找上門來!

吊詭的是,紀念屈原的龍舟比賽,正好展現出與屈原截然不同的團隊精神;競賽開始了,便得齊心協力、眾槳齊發,落點毫不偏差,怎分孰醉孰醒?

縱使彼此來自五湖四海,但同處一條船,也算是緣份;若懂得珍惜,那便太好了!團隊精神真正的敵人,是私心。私心,可以摧毀一切!

有道是「看別人不順眼,是自己的目光有偏差」!你不能決定別人的樣子,但可決定怎看人家;不能決定別人怎樣看你,但可決定怎看你自己;不能選擇同事,但可選擇公司;不能選擇鄰居,但可選擇地區;不能選擇天氣,但可決定心情!

假若我們不決定心情,便無權投訴天氣;不選擇公司,便不應齟齬同事;不選擇地區,便不得輕蔑鄰里。相反,應盡可能以一顆公正、包容和欣賞的心,處事待人。獨怕是包容變成了包庇!

常言道,「宰相肚裡可撐船」,若培養出這種汪洋般的坦蕩胸懷,心境自然明淨、公正,看事看人自然公公整整,少有落差!

然而,撫心自問,離「線溪」的胸懷尚且遙不可即,更遑論「江河」!但畢竟,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不妨嘗試從一點敬意開始。



二○○六年六月一日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