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灣慨想
                                             曾偉強

曾經,每年的暑假,都要到西灣過一、兩個夜晚。曾經,獨個兒躺在西灣的沙灘,靜觀潮湧,靜聽星流。曾經,在一片星海之下,在波光粼粼之中,與數不清的大小魚兒一起游泳。曾經,與友人徒手潛入水底,數那些數不清的海膽。曾經,在深夜抵達西灣,被四面八方的犬吠聲嚇得魂飛魄散。

曾經,在一個寒冬,和朋友在那偌大而空無一人的沙灘,餐風露飲。俱往矣,也不知道當年是從哪裏來的能量,可以抵得住那刺骨的凜冽寒風。也許,能量就來自西灣獨有的清奇,天然的美景。只是,此刻的心情,比那寒風刺得更加痛入心脾。

位於香港西貢半島的大浪灣,是個大型海灣,座落於素有香港後花園之稱的西貢半島的東部,面向南中國海,由西灣、咸田灣、大灣及東灣四個海灣組成,連同大浪灣北部的高峰蚺蛇尖,合稱「一尖四灣」,被譽為「香港四大奇景」之一;其中大浪西灣更獲全港「最佳勝景」之美譽。

西灣海灘是個淺灘,這也是它與眾不同之處。雖然海灘既闊且長,水清沙幼,但水卻不深,即使走到離岸邊很遠很遠,比一般浮台要遠得多的地方,水深也不過頭,但浪和暗潮卻異常洶湧。它的陸架非常陡峭,直如懸崖一般,剛站在水不及肩之處,再往前一步,便已深不見底。

由於西灣也是河道的出海口,形成大片生長於鹹淡水交界的紅樹林,以及隨之而繁衍出來的獨有生境。因此,不僅令人真正的感到心曠神怡,也令大自然得以生生不息,氣候和生態均得到調適。

在這個夏季,卻傳來如冷風刺骨、痛心心脾的消息。一名聲稱「很綠色」的本港富豪,以一千六百萬元在西灣村買下十萬呎土地,並展開工程,砍木斷流,極目處在在教人仰天長嘆、痛心疾首。這痛,豈只是一個人的感傷,而是香港的悲涼,人性的醜惡。聽見嗎自命綠色的富豪?大自然在絞心割肺地呼喊!

回頭一想,工程得以動工,因為富豪可以購入土地,那到底是誰在破壞西灣的自然景觀,天然面貌?是誰令清泉變濁流?也許大家心中有數!香港其實擁有不少天然美景、奇景,可惜我們不懂得珍惜,一己私心可以是摧毀性的,可以帶人走上不歸路。也許,人類真是大自然的殺手。究其實,破壞大自然實在無關富貧。

記得年初到荔枝窩,看見不少魚藤,心中欣喜之餘,卻隱隱聽到魚藤在呻吟,一股莫名的不安突然湧上心頭!兩個月前妻子和友人重遊荔枝窩,嚇然發現魚藤已奄奄一息,並已架起圍欄,只許遠觀!我們是否應該撫心自問,為何數十年以至百多年來魚藤一直無恙,茁壯成長,蔚為奇觀,但闢作海岸公園遊人多起來以後,魚藤卻弄成這般模樣?

人是屬於大自然的,而不是大自然屬於人類,更不是個別「很綠色」的人的。假如人類在大自然面前,不僅不懂得感恩和謙卑,反而自大自私得無以復加,那實在是人類的悲劇。可不要忘記,大自然的存在可以沒有人類,但人類的存在卻絕對離不了大自然。


二○一○年十月十六日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