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談梳子
                                             曾偉強

根據民間傳說,梳子是軒轅黃帝第二妻室方雷氏,受了魚骨的啓發而發明的。梳子的發明,令到男女老幼也不用篷頭散髮。初民的梳子是竹製的,但隨着社會的發展,時代的變遷,陸續出現了木梳、骨梳、角梳、塑膠梳、金屬梳等,而且形狀設計多變、梳齒疏密不一,還增加了其他功能和寓意,例如取其諧音「順發」的含意,送梳子也就被視為送財富。


古書記載,梳頭洗頭具袪風明目、烏髮防脫的功效。隋煬帝大業年間任太醫博士的巢元方便曾指出,梳頭有暢通血脈,使髮不白的功效。他在《諸病源候論》中指出:「若血氣盛,則腎氣強,腎氣強,則骨髓充滿,故髮潤而黑。……《養生方》云『正月十日沐髮,髮白更黑。又云:千過梳頭,頭不白。』」《聖濟總錄‧神仙導引上》亦云:「梳欲得多,多則去風……于是血液不滯,髮根常堅。」

人的頭部是「諸陽之首」,人體十二經脈和奇經八脈均匯合於此。頭部有數十穴位,如「百會」、「四神聰」、「上星」等,佔全身穴位的四分之一,還有多個特定刺激區,所以若方法正確技巧得宜,梳頭也可以養生。基本的方法是要全頭梳,從額頭的髮際一直梳到頸後的髮根。傳統智慧是每個部位至少梳五十次,時間以早晨最好,梳子則以牛角梳、玉梳、木梳為佳。

故而,送梳子,自然蘊含送健康的意思。然而,梳子又不是可以隨便送人的,因為除了健康,送梳子還有其他的含意。民間有一說法,梳子不能送朋友,因為那是代表絕交,送情人則代表白頭偕老。古時候,送梳子更有私訂終身,與子偕老的意思。《中華國學網》便提到,送梳就是「結髮同心,以梳為禮」。梳子,也代表相思,代表着一分深情的掛念!據聞時至今日,不少地方仍有七夕送梳子的習俗,寓意愛意的傳遞。

說巧不巧,就在這個七夕前後,我也送了一把木梳給妻子,那是送她的第二把木梳了,之前那一把是黃楊木製的,比較小,她外出的時候隨身攜帶。這一把較大,手感很好,櫛髮舒服。這一把是黑木豆製的,木質較硬,耐潮耐熱,不易變形,適合放在浴室,每天使用。

也許是父親那句「膠梳沒用」植入了我的潛意識,看見妻子那把膠梳,總是有些不安心,所以在兩年前的十月,便已送她一把黃楊木梳。誰知這個冒失而粗心的丈夫,選了把寫上「十月照小陽」的梳子,卻沒有留意它的大小。然而,細君很喜歡那梳子,也由於它小巧玲瓏,便乾脆帶在身邊。

那時候,尚未意識到梳子含有那麼多樣而深層的意思,只想到木梳總比膠梳健康。我總覺得大自然的物料都是帶有生命力的,具有靈性的,在下尤其偏愛木材,即使是最尋常,最不值錢的白雜木,也同樣喜歡。

回頭說黃楊木,當然不及檀木珍貴。檀木也稱「帝王之木」,古有「寸檀寸金」之說;但黃楊木也赫赫有名,並非泛泛之輩。古有民謠:「文要當相,武要封侯,黃楊木梳盡了頭。」黃楊科植物生長在長江流域,湖北和四川交接的神農架一帶,因生長特別緩慢,故有千年黃楊之稱。《本草綱目》記載:「黃楊木有清熱解毒,袪風除濕之功效。」現代醫學研究也指出,黃楊木含黃楊素,能抑制真菌生長,因此黃楊木梳對頭癢頭屑有幫助。

這一次,本想買一把角梳給細君,但店員詳細解說了角梳的特質後,便改變主意,又再選一把木梳。原來角梳雖能按摩頭部減少頭痛,而梳背也可用作按摩身體及刮痧,但角梳怕熱忌潮,不宜放在浴室內使用。

故此,便向店員請教哪一種木質較適合長期放在浴室使用。那位店員便推薦來自非洲的鐵木豆。鐵木豆因天然色差明顯,所以也稱鴛鴦鐵木豆;其心材紅褐色或灰紅褐色,邊材近白色,具有光澤,紋理交錯,結構細而均勻。它的特點是材質堅重、耐腐防潮、不易變形,特別適合放於浴室使用。店員還特別指出,假以時日,鐵木豆還可以達至類似玉檀木的效果。玉檀亦稱綠檀,很具靈性,與陽光接觸後,顏色會由黃褐色變成孔雀綠;在不同溫度和濕度下,它的紋路和顏色都不盡相同,而且散發天然而永恆的香味。

記得那一年的十月,倆口子在一眾親友的見證下,從此結髮同枕席。現在距離十月尚遠,但作為周年紀念禮物,梳子仍是最適時的。梳子又名「天天見」,天天使用,天天執手,體現關懷,而那份情感,便如木色的本質,隨歲月而加深。


稿於二○一○年八月
刊於二○一○年十二月十九日‧香港《大公報》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