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澳龍舟遊涌
                                             曾偉強

今年的詩人節,除了吃粽子,還在偶然之間欣賞到詩人節特備節目,是玉琴首先發現的。特輯由中央台攝製,雖然一眾演藝人員朗誦的都是名詩佳品,但演繹方式稍嫌造作,而且由於是以普通話朗誦,在下真的難有共鳴。雖然如此,但亦不得不敬佩中央台的一翻心意。回心一想,也許只有中央台才可以亦願意製作這類節目,香港這個商業社會太功利了,壓根兒沒有空間容納這一點詩意。

來自內地的驚喜還不止此,在端午前夕,香港四項傳統慶典活動獲國家文化部列入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包括大澳龍舟遊涌。其他三項活動是長洲太平清醮、大坑舞火龍和香港潮人盂蘭勝會。但弔詭的是,不獨可以上演神功戲的地方愈來愈少,而且老倌和搭棚技師也已老化,如何推廣盂蘭勝會?

話說回來,端陽鼓響,龍舟競渡,絕對是中國的文化傳統,但大澳龍舟遊涌,則是香港獨有的文化承傳。而不論是賽龍船還是遊涌,大澳的龍舟都與別不同。龍頭插着樹葉,儼如龍角,龍口還啣着從寶珠潭山邊採集的青草,稱為「採青」。

大澳端午龍舟遊涌,包括「採青」、「接神」、「遊涌」和「送神」。「接神」是指合心堂、扒艇行和鮮魚行的三艘插着幡旗、鳴鑼打鼓的龍舟,划到楊侯廟、天后廟、關帝廟和洪聖廟接神,用「神艇」把小神像送到龍舟會的龍躉。

「遊涌」是指三艘龍舟分別拖着三艘「神艇」,艇內供奉着從這四間廟請出來的四位菩薩,巡遊大澳水道,故此,遊涌亦稱「遊神」。「神艇」沿途燃燒冥鏹、撒放溪錢、祭祀神靈,祈求平安,棚屋居民也會同時朝着巡遊的龍舟焚香拜祭。至於「送神」,也就是由神艇把小神像送返楊侯廟、天后廟、關帝廟和洪聖廟。

這年的端陽,我也和玉琴來到大澳湊熱鬧,雖然剛獲國家文化部列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但遊人比想像中少。我們首先觀看了一會龍舟比賽,合指一算,也真的很久沒有在現場觀看龍舟比賽了,大澳的龍舟競賽規模雖然不算大,但亦相當精采。每當龍舟衝線之際,她便緊張得連照相機也不會按,全情投入觀賞比賽。而看着龍舟在比賽前拋冥錢,祈求平安,比賽順利,心裏頭升起難以言喻的感觸。傳統正是前人留給我們的最寶貴的遺產,而傳統亦已深深的植入我們的基因之中。坐在鮮魚行龍舟最前方的,是名小孩,正好體現薪火相傳。

這天雖然天氣酷熱,但偶爾也會灑下一兩陣驟雨。而無論落下來的是太陽還是雨點,玉琴亦會撐開傘子,擋雨遮蔭。而在人生的路途中,誰為我們遮風擋雨?在徬徨無助的時候,也就會自然而然地寄望神靈庇佑,亦只有菩薩才會為人類一路護航。原始的宗教信仰源自祖先崇拜,中國向來重視孝道,所謂慎終追遠,幾乎所有節慶,亦與祖先崇拜不無關係,大澳龍舟遊涌亦然。

遊涌不是一場比賽,沒有比賽的緊湊,卻教人添上幾分敬畏。這項活動維繫着人心,維繫着社區,亦是貫通先祖後代的紐帶。然而,在這個現實的南陲小島,對於現實的島民來說,遺產都是用來變現的。不論是政府高官還是旅發局大員,對於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稱號,反應只有一個,就是可以推廣旅遊,創造眼前財富。


不禁問,容不下詩意,亦容不下歷史,縱使今天獲列國遺,難道傳承給子孫後代的就是旅遊嗎?歷史的承傳,其實不需要政府的祝福,能夠無私奉獻,默默地護航,菩薩就在我們心中。這個端午可喜亦可悲,悲先祖留下的傳統和智慧被庸俗化了。喜的是身邊有一個為我遮風擋雨,一路護航的菩薩。


二○一一年六月七日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