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三月雪
                                             曾偉強

春雨、春霧、春雪,一天三景,在北京。

昨天(三月十七日)深夜至今天凌晨,北京降下春雪,有人為之雀躍,因為印象中三月雪不常見,看着片片雪花飄下,直教人櫻花亂舞之錯覺。

但究其實,三月飄雪在北京並非罕見,京城最晚的春雪可以延至四月。與冬天的暴雪橫風不同,瑞雪教人喜悅,為未來一年帶來祥和。民間有「瑞雪兆豐年」之說,因為春雪對淨化空氣和農作物生長都大有裨益。

北京昨天上午還是春霧瀰漫的,下午卻開始下雨,而到了午夜,便變成雪片紛陳,到今天清晨才停歇。有人說一日三天氣,猶如三溫暖。

飄雪浪漫,卻又惱人。觀白雪呆呆,宜在室內,假如在戶外,一身雪片,一腳雪泥,可以是相當狼狽的事情。若是狂風暴雪,更是有凶險之虞。

正是「春樹霧凝碧,新綠思雨滴,雪雨兩不分,更漏聽淅瀝」。春霧春雨惹人愁,卻喜春雪落枝頭。這一場春雪,的確為北京帶來歡喜。就是遠在南陲的香港,也感受到這一分欣喜。

在香港,應無緣賞雪。這個三月,乍暖還寒,春霧瀰漫,春雨不知蹤,東風拂臉如溫柔的手。數日前還要穿毛衣,今天卻熱得有如夏日。香港天文台下午錄得攝氏廿八點八度,是今年以來最高溫度,新界多處錄得三十度或以上。

這一場雪,喚起沉積已久的希冀。很想,到北京走一走,看一看,追逐一場雪、一陣風。很想,到天安門廣場默禱,登上長城遙寄千年的相思。管它是否白雪紛飛,古都仍是中華的古都,凝聚五千年的夢。接着這一場雪,還待春雷乍現,叫醒沉睡的巨龍。


二○一二年三月十八日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