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記結業的啟示
                                             曾偉強

二○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星期六,專程來到香港仔「山窿謝記魚蛋」,希望在它結業前光顧多一次。

那天天陰有微雨,但人潮不斷,在店外輪候的人龍,沿着安暉大廈繞了一圈,龍尾在漁暉道盡頭。我們輪候了足足一小時三十分才得以進內坐下,而吃則只不過花了十來分鐘。值得嗎?這可不是價值的問題,而是價值觀的問題。

說實在的,即使一般凡人如在下,亦能吃出謝記的魚蛋魚片確實與別不同,可想而知,它實非浪得虛名。謝記的結業,代表一個時代的終結,一段感情的消失,亦代表着人類隨着時代的步伐向前走的同時,生活品質卻不斷走下坡的無奈。

香港仔曾是著名的漁港,亦見證香港的漁業的沒落。雖然「香港仔魚蛋」成為香港的名氣品牌,但屹立香港仔近七十年的「山窿謝記魚蛋」,卻宣布在一二年三月底結業。

今天,「香港仔魚蛋」早已是機器製造,大量生產。但謝記卻堅持每天手打魚蛋、做魚皮雲吞,每天新鮮,腐皮卷更只限午市,即便是閒日,亦例必大排長龍,而店舖的營業時間,亦不過是每天早上十時至下午六時。如此執着於品質,才是真正的成功之道。

事實是,不少魚蛋粉店舖,亦有標榜手打魚蛋的。究其實,人手製造始終有其特色,每顆魚蛋亦不盡相同,而吃進口的,不僅是食材,也有其獨特性和摻合了師傅的感情。機器生產可以滿足大量的需求,但就是欠缺了這種獨特的個性和人氣。

第一次到謝記吃魚蛋粉,已是十八年前的事,那時候在黃竹坑上班,與同事一起前往,是慕名而去的。記得那次的印象一般,由於是午飯時間,人太擠,實在無法仔細品嚐,但仍吃得出它謝記的魚蛋真的與別不同。

一般的魚蛋主要用牙帶魚製作,但謝記則用上至少三種魚打漿製成,而且去骨的工夫十分完美,亦一點也沒有魚腥味。聞說老闆每朝親自到魚市場選購食材,如果挑不到好的魚,當天寧願休業也不會用次等的食材。

謝記終於結業,這次不是敗於狂飈的租金,而是食材難覓。本港漁業早已式微,加上環境污染,令魚穫銳減,鮮魚難求,而上等魚肉近年亦因內地搶購而令價格飛升;加上手打魚蛋的技術後繼無人,製魚蛋師傅難以補充,第三代掌舵人亦年事漸高,故毅然決定光榮結業。

就連食材也無法穩定供應,而食品製作的手藝亦有失傳之虞,香港真是枉稱美食天堂。無奈的是,這是科技化,機械化的必然。值得反思的是,大自然的食物鏈環環相扣,大自然慷慨地供給人類以食物,但人類卻不懂回饋,予取予攜。機械化令食品的質量同一化的同時,亦令食品非人化,人類與食物不再相互連繫,而是漸次遠離,甚至處於對立面。

西諺有云:「你是你所吃的」。假如人類吃進肚內的一點人氣也沒有,人類自身的氣味亦勢必消逝於無形。

到謝記吃一碗魚蛋粉,吃的何止是一碗魚蛋粉,還有十八年前的回憶,一段時光的思念,一些人和事。吃的就是一種味道,人情的味道。


二○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
刊於二○一二年四月六日香港《星島日報》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