殤紅棉
                                             曾偉強

每年的這個時候,都是拍攝紅棉的最佳季節。但近年卻出現教人傷感的現象,有居民向區議員投訴因木棉引致敏感,因而罔顧自然現象,派人辣手「摧花」。

「紅棉盛放,天氣暖洋洋,英姿勃發堪景仰。」有英雄樹之稱的紅棉,是木棉的別稱,以花紅而得名,花開時節,亦會飄散如棉花的細絮。本身屬落葉喬木,因樹形高大,雄壯魁梧,故又名英雄樹。花紅如血,碩大如杯,盛開時葉片幾乎落盡,遠觀活像一團在枝頭燃燒的火苗,極為壯觀。

紅棉子隨風飄揚的景像,是多麼的浪漫,多麼的惹人遐想。可是,城市人卻不僅不懂得欣賞,還與之為敵,近年投訴棉絮引致敏感或觸發哮喘的個案與年俱增,而更可悲的是,事件屢被政客措題發揮,成為爭取選票的手段,非理性、反自然地將花摧殘。

敢問千百年來,紅棉年年開花,棉絮歲歲飄落。為何近年才出現如此這般的問題?一句話,現代人不獨不懂欣賞大自然,而且與自然為敵。可哀的是,大自然可以沒有人類,但人類的存活必須依賴大自然。自命萬物之靈的人類,真是愚不可及。

木棉絮真的引發敏感嗎?在下不得而知,但現代人的毛病來自城市,和不健康的生活模態,絕對不是來自大自然。病因不是棉絮,而是存在於人類體內的心魔。

從前,人類活在大自然的懷抱,順天應時,基本的生存條件取決於四季更迭。今天,政府或個別區議員因應一些毫無常識的投訴,在木棉樹花開結果,棉絮飛舞的短短數星期,盲目地違反自然定律,掃蕩木棉花。

例如,粉嶺祥華邨管業處便貼出「打木棉花」的通告,表示四月十六日派員「摧花」。但有愛紅棉居民認為花開花落,理應順應自然,不應因區議員「施壓」而辣手摧花,隨即發起「救救木棉花」運動。事實是,不少居民均對在紅棉間飛躍的小鳥愛不惜手,拍個不停。

又如去年上水康麗花園九十四株木棉樹,不幸地成為政治犧牲品,以居民投訴棉絮引起哮喘為由,迫令康文署派人剪除花果,並展示橫額邀功,指成功爭取清除木棉花,結果被網民和街坊怒斥他們辣手摧花。

大自然對人類的眷顧無微不至,只是人類不僅不懂回饋,反而要摧而毀之,將自身摒除於大自然之外,全然忘卻人類本是大自然的一員。事實是,木棉速生,材質輕軟,可供蒸籠、包裝箱之用,花、樹皮、根皮可入藥,有祛濕之效。至於棉絮,由於華南不產棉花,所以當地居民都會在這個時節收集棉絮,用以代替棉花來作棉襖的填充料或織成吉布。

現代化、城市化、科技化帶來的惡果,是人類自作的業,卻遷怒大自然的種種。假如世上真有輪迴,我們的下一代也就是我們這一代,人類今天種下的惡因,他朝亦必自嚐惡果。

香港開埠百年,均與木棉一道,木棉展現大自然四季分明的韻律,特別是大地回春,全城吐艷,為人類帶來朝氣活力,象徵生意盎然。屹立百年,象徵正直上進、傲骨不阿的英雄花,被視之為毒物,年年喊打,怎不教人擇筆長嘆!


二○一二年四月十二日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