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麥齊光事件看因果
                                             曾偉強

一切如是因,一切如是果。即便是陳年舊事,始終因果相循,報應不爽。麥齊光事件,不是對世人的一記當頭棒喝嗎?

現年六十二歲的麥齊光,一九七六年加入政府,仕途順利,平步青雲,兩年前退休時,官至發展局常任秘書長。退休後仍備受器重,獲邀出任四川重建小組組長,月薪高達十萬元。他更在新一屆特區政府更上一層樓,獲委任為發展局局長。一時重展仕途,前途似錦。

誰又會料到,一起陳年往事,一次心存僥倖,最終在上任局長十二天後被廉政公署拘捕,卒然辭職,更有囹圄之虞。在教人愕然之餘,亦惋惜一個人一時的行為失當,一刻的歪念,可以摧毀一切成就、名譽與人生。

星雲大師曾說過,寧可以不信佛,但不能不信因果。因為信不信佛,還可以有其他的信仰,對一生的結果一不定會產生什麼影響,但如果不信因果、不明因果、不知因果、不順因果而行,則後果不堪設想。因為因果是亙古不變的真理,大至國家興亡,小至個人得失,一切落在因果二字之上。

所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世間事,最終均逃不過因果律的制裁。從前有一個小偷在偷椰子的時候,被椰子園主人抓住。小偷說:「我沒有偷你的椰子,我是摘取樹上的椰子,你種的是地下的椰種。」樹上的椰果和地下的椰種沒有關係嗎?然而,自古以來,許多人就像那小偷一樣,只看到結果,不去看原因,致令無明迷惑,屢造新業,受苦無窮,「惑業苦」因果相循,無有止盡。

放眼當下,青少年行為為人詬病,但父母的身教又如何呢?歐洲債務危機禍延全球,但貸款和舉債的又是誰呢?大自然對人類社會愈來愈「嚴苛」,但破壞大自然不正是人類自己嗎?

明白因果者,見到山川樹木備受破壞,便會預見有一天地球必將反撲;見到兒童把玩小魚蝦小昆蟲取樂,便預視他們長大後不重視生命。偈云:「我肉眾生肉,名殊體不殊,原同一種姓,只是別形軀。苦惱從他受,甘肥任我需,莫教閻老斷,自揣應如何?」這在在說明因果報應,絲毫不爽,我們能不時刻謹行慎規,正心誠意,念念警惕嗎?

猶有甚者,因果報應延及生生世世。即使是「神通第一」的目犍連,也無法敵過宿世業障,被外道擊死。經云:「善惡之報,如影隨形;三世因果,循環不失。此生空過,後悔無追。」所謂「端正者從忍辱中來,貧窮者從慳貪中來。」這說明了禍福窮通的緣由,所以了解因果可以助人樂觀進取。受到別人的冤屈傷害,想必是前因所定,毋須灰心。經云:「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雖然宿世的惡業形成今世的障礙,但只要耐心培養當下的善緣,改善過去的惡因,未來必有希望。

麥齊光被揭發一九八六年任職政府工程師期間,與職級相若的公務員同事分別購入北角城市花園兩個單位,互租物業並領取租金津貼,為期廿七個月,估計涉款約廿五萬元。事隔廿多年的今天,被廉署拘捕,懷疑他們在申領政府房津時違反《防止賄賂條例》。

一切由心生,魔亦由心生。即使一生規行距步,為人正直,但一時的不察,一頃刻的貪欲,教誰也躲不過,避不開。人,總是離不開三毒,亦離不開因果。種下的因,不管多少個年頭,終須面對果報。


二○一二年七月十三日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