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情詩集萃有感
                                             曾偉強

愛情應是叔本華所指的「意志」的超越,超越純粹的性慾衝動與種族繁衍的需要,儘管叔本華認為愛情是性慾設下的花招,旨在驅使我們繁衍子孫。當愛情得以昇華,便回歸詩人哲人們所追求的真善美。愛情詩,就是抒發男女間愛情的詩。詩人可以寫情詩,但一般人也可以寫,因為愛情不是詩人所獨有。簡而言之,情詩就是有情人之間傳達愛意的優美的文字。

中國的愛情詩可追溯至先秦時代,《詩經》的〈關雎〉、《樂府》的〈上邪〉、《古詩十九首》的〈行行重行行〉等,均是中國愛情詩深厚的基石。乃至李白的「秋風清,秋月明,落葉聚還散,寒鴉棲複驚。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元好問的「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蘇東坡的「十年生死兩茫茫。」等,皆是千古流傳的名篇。

曾經問,現當代還能寫出比這些作品更動人、更深情的詩篇嗎?直至翻開《中國當代詩人情詩集萃》,這疑問才得以解開。當代自有當代的演繹,不論是含蓄還是坦率,是豪放還是溫婉,當代詩人仍能將蘊涵五內的深情,又或是一瞬即逝的熱火,化作美麗的文字。畢竟,愛情是今古詩人永恆的題材,因為人皆有愛,凡人都有對愛情上下求索之本性。

誠如白帆先生在詩集的〈序〉中所言,詩集的確提供了「有關愛的審美愉悅的文字」,也「向社會發出真誠的呼喚,呼喚純真美好愛情的回歸,呼喚自然和諧的人間真情」。

詩集尤其值得讚賞的是選稿本着不薄名人重新人的原則,選錄了當代一百七十三位詩人近四百首作品,包括多首可堪傳世的詩篇,如白樺的〈界〉、蔡麗雙的〈相思雨〉、海子的〈十四行:王冠〉、金筑的〈邂逅〉、洛夫的〈因為風的緣故〉、孫江月的〈當我死後〉、涂靜怡的〈秋日情懷〉、余光中的〈等你,在雨中〉、臧克家的〈青鳥〉、鄭愁予的〈佛外緣〉、周夢蝶的〈初吻〉、子青的〈深情〉等等,這裏不能盡數。

教在下最為意想不到的,是詩僧周夢蝶也會寫出如〈初吻〉和〈愛情存款〉等情詩來,其中〈初吻〉尤其意蘊盎然,回味無窮。那到底是不是詩人的親身體會呢?


二○一三年十一月二日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