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哉鎚碩鯊
                                             曾偉強

本是海上霸王,無奈遇上人類,結果成為瀕危物種。鎚頭鯊,曾經縱橫四海,自由自在,是真正的海洋奇觀。如今,由於人類濫捕,正在消失。這不獨是一個物種的消失,而是一整條生物鏈受破壞,大自然的失衡。而大自然失去平衡,人類又豈能獨善其身?但可悲亦無奈的是,造成大自然失衡的罪魁,正是人類。

鎚頭鯊又名雙髻鯊,以其頭部的形狀而得名。鎚頭鯊的頭部有左右兩個突起,各有一隻眼睛和一個鼻孔,可以通過來回搖擺腦袋,看到三百六十度範圍內的東西。鎚頭鯊分布在熱帶及較暖的溫帶沿岸水域。由於牠們習慣群游,故常被漁民大量捕捉,滿足人類對魚翅的需求,近年數量銳減,生存狀況岌岌可危,被列為瀕危物種。以太平洋美洲海岸的科迪斯海為例,每年便有數千頭錘頭鯊遭到捕殺,那裏曾經是世界上觀察錘頭鯊的最佳地點之一,但現在卻鮮有錘頭鯊的影蹤。

香港海洋公園二○一○年從日本引入十五條鎚頭鯊,一條在遷進後不久便已死去,而今年(二○一三年)十一月三日,在半天之內死了六條鎚頭鯊,全屬雌性,死因不明。死去的六條鎚頭鯊只有十至十二歲,而一般野生鎚頭鯊壽命卻可長達二十至三十年。這是繼九月極瀕危海洋物種小玳瑁死亡後,海洋公園向外公布的另一宗生物死亡事故。但究其實,海洋公園的死亡事件罄竹難書。

公園二○○二年購入的四條鎚頭鯊,早在二○○六年之前便相繼死亡;二○○五年園內一條八十歲龍躉歸天,今年一條護士鯊死去,公園均沒有公布。二○一○年,一條珍貴的五歲雌性海豚,因膽管炎引致器官衰竭而死亡。同年十一月,四百條從日本引入的珊瑚魚因感染白點病死去。

二○○八年,中央政府贈送五條有「水中大熊貓」之稱的中華鱘予香港,交由海洋公園照料,但其中一條到港不足三日便遭海狼噬殺,公園才醒覺到要分隔中華鱘與海狼。中央政府其後再送五條中華鱘給香港,但再有兩條中華鱘先後死去,死因不詳。

而二○一○年與十五條鎚頭鯊同期從日本引入的八十條被列作瀕危物種的藍鰭吞拿魚,亦於兩個月前全數歸天,但公園一直沒有公布。野外藍鰭吞拿魚平均有十至十五歲,而八十條藍鰭吞拿魚在引入時不足一歲。

事實是,吞拿魚屬大型回游魚類,不能亦不應困在魚缸飼養。而鎚頭鯊亦需要廣闊的空間自由生活,在水族館飼養,實有違牠們的天性。這次同一時間死了六條鎚頭鯊,令人想起較早時海洋公園有海豚懷疑自殘的事件。動物也有思想,而愛自由是所有動物的天性,畢竟,動物是屬於大自然的。說到底,把不同種類而且數量龐大的魚放在一個大型水族館飼養,是不人道的自私行為。不禁問,把野生動物移至人工環境生活,既違反其天性,亦無助於保育,這到底反映甚麼?是人類可凌駕其他動物的潛台詞!

人類自稱萬物之靈,早已有了凌駕萬物的意識。現代人崇拜科學,輕視自然,自以為可以改地變天,操控萬物,誰知,大自然實不需要人類,但人類卻不能不依賴大自然。說到底,人類行為不獨令大自然逐漸失衡,也在引火自焚。面對大自然憤怒的咆吼,天搖地動,洪澇旱災,人類便如螞蟻般渺小。而為了口腹之慾、耳目之娛,蔑視野生動物自身的生存方式和權利,人類終必自取滅亡。


二○一三年十一月六日
刊於二○一三年十一月十六日香港《星島日報》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