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曼德拉
                                             曾偉強

那一夜變得很漫長,一顆巨星殞落,時間恍惚停頓,整個南非鴉雀無聲,一片沉寂。那個晚上,彩虹之國失去了它最偉大的兒子,而南非的人民則失去了父親。全球哀悼曼德拉,縱使大家都預期了這一天的到來,但當這一天真的降臨,卻依然悲痛,不欲相信。

南非總統祖馬在當地時間十二月五日晚上宣布,這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南非的精神領袖當晚在家中,在親友的陪伴下安詳離世,享年九十五歲。消息傳出後,數以百計的群眾聚集曼德拉的寓所,附近街道擠得水泄不通。有人失聲痛哭,但在哀傷的氛圍中,有人盆鼓而歌,為曼德拉一生的成就劃上圓美的休止符。

一個熟識的名字,一位陌生的老人。曾經因為反抗種族隔離政策而被囚二十七年,於一九九○年獲釋時,已是古稀老叟,人生的黃金歲月就在黑獄中度過,但沒有消磨半點意志,卻堅實了爭取平等自由的決心,被譽為二十世紀最偉大人權鬥士。誠如美國首位黑人總統奧巴馬所言,他不僅是當代的偉人,也是歷史的偉人。曼德拉不僅是偉大的歷史,而且創造出偉大的歷史。

多少政治家、反抗運動領袖,諾貝爾獎得主和良心犯的離世,均沒有如曼德拉那樣引起全球哀悼與依依不捨。曼德拉率領南非人民,通過非暴力方式,推倒人類歷史上最黑暗的種族隔離的高牆,更在成功之後放下仇恨,以恕與愛,帶領南非走上種族和解的道路,實現了真正的和諧與公義,為人人平等的理想樹立楷模。

曼德拉曾經說過:「生命的意義不在於我們曾活着這麼簡單,而在於我們是否為其他人的生命帶來變化。」他做到了,而且影響的不僅是南非的人民,也影響了世人。放眼當下,多少通往平等自由之路依然顯得那麼遙遠而崎嶇。不平,依然是現世的寫照。

一九一八年生於特蘭斯凱一個部落王族家庭,曼德拉童年時已不滿族人飽受白人政府的壓迫。長大後受印度聖雄甘地啟發,加入非洲人國民大會,主張以非暴力方式對抗種族隔離政策。諷刺的是,他一度被英美等國列為恐怖分子。南非白人政府一九六四以「企圖以暴力推翻政府」罪名判他終身監禁,直至一九九○年重獲自由,一九九三年獲諾貝爾和平獎。翌年當選南非首位黑人總統,登上權力高峰,但他沒有戀棧權位,當了一任總統便退下火線,不過人民沒有就此忘記他,接下來的日子,他都是南非的精神領袖,道德楷模。

對於曼德拉的離世,英國首相卡梅倫說是「世上一盞偉大的明燈熄滅了。」而另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昂山素姬則說「他讓大家明白我們可以改變世界。」不禁問,世界上還有多少黑暗角落,需要我們去照亮。在世界上還有多少不平,需要我們去改變。人們期待着更美好的明天,期待着曼德拉的精神燃亮切近的東方。


二○一三年十二月七日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