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心看禽流感
                                             曾偉強

從前,死了的禽畜仍然有價,便宜一點便可以賣出去,給人食用。今天,卻因為一隻沒有發病卻帶有病毒的雞而屠殺兩萬隻健康的活禽。這是社會的進步,還是人類的無知?只是在地球的另一邊,仍有數以千萬計的人在捱餓。是誰在作業,是香港人的共業。殺戮徒增怨氣,而怨氣如此之大,社會焉得祥和。

一隻來自佛山順德的供港活雞被驗出帶有H7病毒,結果是一日之內撲殺兩萬隻包括本地雞隻在內的活禽。雖說市場出售的活雞最終也會被人宰吃,但雞隻的無辜而毫無價值地被殺,卻益顯人類的自私。

生命是平等的,人類卻自以為優於萬物,以萬物之靈自居。果如是,則人類更應負起照顧萬物的責任。但事實是,人類不獨無視大自然的規律,更漠視其他動物的福祉。因為大自然存在病毒,而濫殺生靈。

生滅是生命的本質,動物依賴其他生命以維持自身的生命。所謂的病毒細菌,亦是自然而然地存在於大自然當中,在水中,在土中,也在空氣中,所有生命都是存在於滿布細菌病毒的環境。人體本身不是都帶有危害其他生命的病毒細菌嗎?人類壓根兒無法亦不可能活在零風險的環境。自然界生物相互依存,人類亦不可能獨善其身,更不可能與自然界隔絕,而是應與其他生物以至病菌和諧並存。

今天因為有禽流感而殺雞,明天也會因為其他病毒而殺滅別的生物,無止盡的殺戮,只是在不斷的作業,最終必會自取滅亡。人類愈是自我隔離於大自然之外,自身的生存能力亦愈加脆弱。而究其實,病毒的變異,均是人類干擾的結果,濫用抗生素,無止境的疫苗開發,結果是導致新的病毒不斷湧現,人類面對的健康風險亦隨之上升。

可笑的是,有人提出不吃活雞。但事實是,假如因為有禽流感而不吃活雞這一邏輯成立的話,最終全人類必得茹素,甚至不得進食,因為即便茹素,也不能保證食品的安全。當然,茹素是好事,但政府可以立例強制茹素嗎?吃不吃葷用不着政府來管。

在市場充斥着垃圾食品的今天,在在教人反思甚麼是食物?所謂「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在科技先進,社會富足的今天,食品工場大量生產,扭曲了食物的本質。但諷刺的是,在地球的這邊廂,有人豪奢地吃着垃圾食物,而在地球的另一邊,仍有數以萬計的人在捱餓。兩萬隻活家禽,可以填飽多少個肚皮?

事實是,因交通意外而身亡的人不在少數,我們是否因此而禁絕汽車?因人類流感不治的人數也在上升,美國日本均出現H1N1流感疫情,但我們不會想到以極端手段應對。面對禽流感,理應以平常心視之,毋須焦慮,更不用恐慌。撲殺活禽並不是應對病毒存在的良方。

食物鏈環環相扣,生物相互依存,人類不尊重其他生物,不懂得與大自然共生,盲目相信科技,最終是走向繁榮進步,還是步向滅亡?


二○一四年一月二十九日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