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
                                            曾偉強

樂壇青黃不接,慣性封王稱后。影壇亦好不了多少,面孔天天不同,卻又是張張熟識。多少巨星已然殞落,在沒有明星的天空,如何追星?事實是,繁星依然高掛天上,只是被人間的光害所掩蓋。

從被人輕視,不獲尊重,到天上遙不可及的明星,再從天上墮下凡間,與你我無異。而無論是戲子、花旦、歌伎、明星、演員、歌手、藝人,名稱不斷改變,見證了時代的變遷。而在藝人如潮湧現的今天,卻鮮有燦爛的明星。

「明星」一詞源於古代傳說,是華山仙女的名字。《太平廣記》中有仙女明星「居華山,服玉漿,白日升天」之語。後來明星亦專指金星,因為金星是天上最明亮的星星,所以人們便以「明星」來比喻成績卓絕、才華出眾的人物。

以「明星」來形容演員,則始於上世紀初的美國。當時電影演員是新興行業,為了提高知名度,製片商便用了明星(Star)一詞來形容他們,創造高不可攀和予人翹首仰望的形象。一九一零年,美國第一位使用「電影明星」一詞的電影演員,是被譽為「永恆的比沃格拉夫女孩」的Florence Lawrence。她堪稱「電影明星始祖」。

其後《北非諜影》的英瑪褒曼、《珠光寶氣》的柯德莉夏萍、《埃及妖后》的依利沙伯泰萊、《亂世佳人》的慧芸李等等,都是經典的明星楷模。他們各有獨特的風格和魅力,要麼高貴不凡,要麼美艷動人,令舉世為之着迷,讓眾生為之傾倒。華語影壇亦有《江山美人》的林黛、《楊貴妃》的李麗華,以及李翰祥口中中國電影有史以來最漂亮的女演員夏夢等等,均蘊涵不凡氣質,舉手投足令人陶醉。

「當你見到天上星星,可有想起我?」這是上世紀七十年代經典電視劇《明星》的同名主題曲歌詞。電視劇由張瑪莉和曾江主演,當年的張瑪莉是少數當代散發「星味」的明星。時至今日,「星味」在演藝界已成絕響,猶如天上星星無復昔日光華。

明星本是天上明亮的星辰,教人翹首企足,引領仰望。只是如今燈火如晝,令天上星光黯然失色。在這個季節,舉首向天,依然看得見搶眼的獵戶座和明亮的天狼星,但卻幾乎看不到其他的星星。是地上的光害中斷了人與天穹的連繫。

夜應是暗黑的,夜空應是星光燦爛的。地上的明星消失了,天上的明星亦然。當你看到天上星星,又會想起甚麼?

小時候,不用跑到郊野,入夜後舉首,自然而然地能夠看到繁星點點。閃爍的星光從遙遠的宇宙來到地球,從遠古的時空來到今天。是為了引領人類走向未來,讓人類與神秘的宇宙在無聲無形中連繫着。黑漆漆的夜空是孩子尋夢之源,引發無窮無盡的想像與渴望,啟動孩子不斷追求的引擎。今天,黑夜變得陌生,明星變得模糊。

光害,或稱光污染,是摧毀孩子望星的元兇。自上世紀中葉以來,人類過度使用照明系統,燈火如晝的結果,是令城市夜空的星星被淹沒了,也令大自然失去平衡,人類不再按照自然的規律作息,日降星沉成為難得一見的景象。在夜幕之下,誰還會記起曾經擁有的星空?

每夜走在燈火通明的街上,誰又能領會霓虹燈的心聲?隨着夜幕開展的表演,令人心碎。各式燈光猶如戲子,永遠在訴說別人的故事。請不要相信他們繽麗的盛裝,亦不要相信他們的熱情,在七色面容底下,不過是顆戲子的心,在人類的故事裏,流着淚。

從人的角度出發,科學世界是有合理因素的,但人類不能從這個角度規範自然,因為自然的範圍超出了人類的理解和規定,猶如深邃的夜空蘊藏無限奧秘。自然是優於亦先於人類的,縱使自然能夠被領悟和傾聽。然而,自然的真諦是一種神秘,超乎人類的認知。我們需要認識和敬畏它,敬畏自然比認識自然更加重要。人類之所以仰望穹蒼,追星逐日,正是因為人類心底裏敬畏大自然。

弔詭的是,隨着人類對自然界認識的增加,人類與自然界之間情感的紐帶卻不斷撕裂,而城市的膨漲教人們重新嚮往鄉郊,亦重新渴求滿天繁星的夜空。人類開始強調未開發的自然對人類精神健康的重要,以及荒野景觀本身的美與價值。這種新感性與文明發展的物質方式,卻是現代社會一個基本的內在矛盾。不禁問,無垠的宇宙蘊藏無限玄機,人類可曾領會?

現今人類迷信科技,輕蔑自然,將地球以至宇宙視為對象,不僅使人極力壓榨大自然的資源,亦使人本身成為工具。人類不能再仰望星空,不是因為天上沒有了明星。假如人類不改弦易轍,順天應時,「恐怕這個璀璨都市,光輝到此」!


二○一四年二月九日
刊於二○一四年六月十五日香港《大公報》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