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年說羊
                                             曾偉強

匆匆走過甲午,送馬迎羊,歲次乙未。這個地球,真的轉得愈來愈快。唐宋古文八大家之一的歐陽修,便曾以「羊胛熟」來形容時光的飛逝。他的《謝觀文王尚書惠西京牡丹》詩云:「爾來不覺三十年,歲月才如熟羊胛。」不知這個羊年,又會否「如熟羊胛」,或如「摶扶搖羊角」般瞬間遠颺。

《說文解字》云:「羊,祥也。」秦漢金石多以羊為「祥」,所以「吉祥」就寫作「吉羊」。羊象徵安泰。古語有「三陽開泰」,後亦作「三羊開泰」,出自《易經》,指冬去春來,陰消陽長,象徵吉利。後人附會出「三隻大角羊聚立一處」,成為民間吉亨之象。

在古人心目中,羊擁有正直、美好的形象,久而久之,便成為正義的象徵。王充《論衡是應》云:「觟𧣾者、一角之羊也,性知有罪。皋陶治獄,其罪疑者,令羊觸之。有罪則觸,無罪則不觸。」戰國時代,秦楚等國獄吏皆穿上帶有獨角神羊圖案的冠服,以示莊嚴神聖。

羊性喜清潔,居於乾燥整潔之處,餐草飲泉,潔身離穢。羊天生馴順,反抗性差,欠缺鬥心,即使被宰殺,亦只低吟,引頸就戮。羊本性孝順,初生便知「跪乳」。《三字經》云:「羊初生,知跪乳。」後來人們用羔羊吃奶跪拜母親這一形象,教化人們孝順父母。《三字經》開篇「人之初,性本善」的善字,和這個羔字,都從羊。善字表示古代統治者希望人性如羊,便於管理。羔,羊子也,從羊,從火。火指羊子的生命之火。

從羊的字多有馴順之意。例如:姜、詳、祥、羞、義、徉、翔、養、羝、洋、羔、羱、群、美、鮮、羨、善、恙等。其中「美」字從羊從大,古人以羊為主要副食品,肥壯的羊吃起來很美味。所以《說文》云:「美,甘也。」老子《道德经》有云:「治大國若烹小鮮」。意思是治理大國要像煮小魚一樣,不能多加攪動,多攪則易爛,比喻治大國應當無為。「魚」表示「鮮」的本義與「魚」有關;「羊」寓意馴順,指古代貴族家的廚師們,在廚師長的帶領下像羊群一樣馴順地運作。

至於羊如何成為十二生肖之一,民間有這樣的一個傳說:羊曾因盜五穀種籽給人類而捨身取義,人類感恩,便要求帝將羊列為十二生肖之一。

話說在洪荒時代,人間沒有五穀,人類依賴蔬菜野草為生,因而嚴重營養不良。有一年秋天,神羊從天宮下凡,發現人類個個皮黃骨瘦。神羊善心頓起,承諾為人類帶些糧種來。原來當時只有天宮才種有營養豐富的五穀。然而,玉帝不願與人類分享糧食。神羊便偷偷溜進御田,摘下五穀,偷下凡間,把種籽交給人類。

後來玉帝發現人間出現五穀,便命令天宮宰掉神羊,並要人們吃掉羊肉。到了第二年,在神羊行刑的地方,長出了青草,亦出現了羔羊,羊從此便在人間傳宗接代,以吃草為生,把自己的肉和奶,貢獻給人類。當人類知道玉帝要挑選十二種動物為生肖時,人們便一致推舉羊作為生肖之一。

羊不僅為人類送來五穀,也奉獻上自己的肉。由於羊為火畜,所以不論南北,人們皆喜吃羊肉禦寒。羊肉味苦、甘,性大熱,無毒,可入藥。但與蕎麵、豆醬同食,則會引發舊病;而與醋一起食用則傷人心。

記得多年前曾在牛頭角某餐廳吃過一鍋藥膳羊腩煲,雖然是街坊小店,名不經傳,但用料十足,品質上乘,至今回味無窮。可惜牛頭角一帶已面目全非,該家餐廳亦已走進歷史舞臺。這個年頭,雖然有雪藏肉供應,但羊肉始終價高量少,想吃一鍋像樣的羊腩煲亦不再那麼容易。事實是,這個馬去羊來的冬季雖不太冷,但最是想念的,仍是這鍋羊腩煲。


二○一五年二月十五日
鏗然集
[前一篇] [下一篇] [散文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