縹渺孤鴻影
「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誰見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在船上雖有同伴,但畢竟那份孤獨的感覺總是如影隨形,欲去無從。

這首蘇東坡的詞,我有很深的感受,而且還在一封寄給航海系同學華德的信中,與他分享。華德在回信中表示他對這首詞亦有同感。

「孤鴻影」不就是我們的寫照麼?那一年,華德服務的船公司就只聘用了他一名實習生,所以他的孤獨感絕不比我少。

雖然家書是我們在茫茫大海中最渴望得到的慰藉,但朋友的來信,尤其是航海系同學的消息,也為我帶來無比的支持,每每教我有如獲至寶之感。但香港捎來的信息亦可以是「雙刃劍」,有時亦如母親的眼疾般,可以教人傷心斷腸。

此時此刻,才明白為甚麼古時候的人把書信稱為「鴻雁」。正是「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不管彼此的距離有多遠,一封來信,隻字片言,報個平安,都是心靈上和精神上無比的慰勉。

鴻雁也就是大雁,是一種群居水邊的大型候鳥。古人認為,由於牠們群居而有組織,每年隨季節變更而遷移,去來都信守時間,具有「仁義禮智信」的特徵。至於以「鴻雁」來代表書信,則據說是出於蘇武的典故。

據說漢昭帝初年,漢朝與匈奴和親,希望藉機要求釋放蘇武,匈奴卻訛稱蘇武已經死了。後來漢天子打獵時射中一隻鴻雁,雁足上繫有一封帛書,上面說明蘇武尚在人間。最後匈奴單于不得已,只好認錯,並釋放了蘇武。但那時蘇武已在匈奴被囚十九年了。

我們不會像蘇武般離開家園十九年那麼久,我的合約也不過一年,但船上的歲月,亦確有被囚的感覺,亦可以教人渡日如年。

教我安慰的是,一些小學同學也給我寫信。記得登上「白布輪」之初,還經常夢見他們,和他們一起在舊居附近的球場玩耍。他們的信,有長詢短問的,也有噓寒問暖的,每次讀完,心裏感覺都是舒服的。

記得當我在寄給一位小學同學偉永的信中,提到我很快便適應了船上的生活,一點也沒有暈船,大副還說我已有了「seaman leg」。誰知他在回信中問我甚麼是「seaman leg」。我打從心底裏笑出來。

我告訴他,由於船在海中會隨波浪的起伏而擺動,我們在甲板上不能如同在地上般站立和走路,而是需要跟隨波浪的方向而左右移動,才可以取得平衡。也就是說,大副認為我是天生的海員,在甲板上如履平地。

華德在其「鴻雁」中也提到了他在船上的生活和船上的其他成員。我們服務不同的船公司,際遇亦有很大的分別。

他服務的是一間老牌英資公司,故此一切待遇從優,畢竟他是班中的高材生。由於是英資公司,所有高級船員都是英籍人士,船上紀律嚴謹。

在華德的來信中,給我印象最深的,要算他談及二副那一次。華德在信中提到他船上的二副是英國人,但篤信佛教,還為船上的菲籍低級船員講道。船長雖然也是英國人,但信奉天主,對二副大感不滿。

最後,那位船長終於向公司提出找其他人替代那名二副。讀了那封信,我的心沉了下去,人情反覆真的似波瀾。信仰不同就必定勢不兩立嗎?

反觀「白布輪」上,天主教、基督教、印度教、鍚克教、無宗教,同樣和諧並處,相安自如。我想,問題不在於信仰本身,而是在於我們的心裏是否有空間,可以容得下人。

華德在他工作的船上必須事事小心,因為很容易開罪人。事實上,每一位同學的經歷都很不相同,而那些在同一公司當實習生的,則可以經常在港口碼頭碰上,假如兩艘船在彼此附近的話,還可以用無線電直接通話。

我和另外兩位同樣在這間輪船管理公司當實習生的同學可沒有這種運氣。富康、國傑和我三人,不僅在不同類別的船上工作,而且跑不同的航線,真是天南地北,如何也不可能碰面,所以也只能靠書信互通有無。

教我感到意外又難過的,是他們兩人先後解約,離開公司。當我收到他們的信,知道這個消息時,內心的確非常混亂,但他們當然亦有離開的原因。也許,這就是命運的安排,造物弄人。

記得那一年經濟不景,航運業低迷,一向與學院有聯繫的船公司的實習生空缺,不能完全吸納我們所有同學。結果富康、國傑和我三人未能獲聘,但船上實習卻又是必須的。我當時雖感萬分徬徨,但沒有跟家人說,怕他們擔心。

當時國傑和我一起東奔西跑,向很多間船公司扣門,希望找到實習生的空缺,但跑了多天仍不得要領。

就在我們瀕臨絕望之際,這間船公司回覆了我們,可以考慮聘用我倆當實習生。當時我和國傑想到了富康,便向公司提出,而公司亦答應一同聘用我們三人。

老師和我們三人當時真的喜出過望。老師還說,這是間規模龐大的船公司,但從來不聘用香港的實習生,這次是第一次。

究其原因,就是公司為了減省成本,聘用了大陸的水手,所以出現了語言障礙,聽說還出了意外(可能就是四車阿「Ken」跟我說的意外),所以想到聘用香港的航海實習生充當翻譯。

除了充當翻譯以外,當然也是為了配合公司的長遠策略,翌年公司同樣聘用了三名實習生,但那是後話。

當初一起闖過來,但不到一年,便又各散東西,心底裏的酸實在不足為外人道。那封寫上戰友離開的信,直如刺刀劈將過來。這次第,正是「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前一篇] [下一篇] [目錄]
我在海上的日子
縹渺孤鴻影
曾偉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