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禮物
露絲說過,要令船上有家的感覺,因為這條船就是我們的家。她真的說到做到了,在那個聖誕節。

由於我就讀的小學是基督教學校,所以每年的聖誕節,都會舉行慶祝活動,而且每一位同學都可以收到學校的禮物包。內裏都是些吃的東西和小玩具之類,但不知怎的,我對聖誕的感覺始終沒有中秋節或春節的感受那樣濃烈。

聖誕節對於我來說,只是另一個法定公衆假期而已。然而,對於西方人而言,聖誕卻是異常重要的日子,比元旦更加備受重視,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底,我們離開加納利群島前,露絲與大車太太在丹娜麗芙和拉斯帕爾馬斯忙個不停,她們忙於購物,購買用於聖誕節的裝飾品和食物。

看見她們大包小袋的回到船上,心裏難免生起好奇之心。但她們始終保持神秘,只說到時候要讓大家過一個開心特別的聖誕。

由於在比斯開灣擔擱了數天,回到丹娜麗芙的時候,距離平安夜只有一天的時間。故此,還未等到「白布輪」返回丹娜麗芙,露絲和大車太太便開始布置,不獨是高級船員餐廳,還有低級船員餐廳和酒吧。那兩天她們真的忙個不易樂乎。

除了布置裝飾和豎起聖誕樹,聖誕當然少不了火雞。這個並不是由大廚處理,而是由露絲和大車太太親自主理,由購買材料,到釀製,到烤焗,都由她們兩人一手包辦。

那一次還是我第一次品嚐聖誕火雞,感覺很特別,吃下去有一股難以形容的味道,不是火雞的味道,而是親慈的味道。

火雞是留待聖誕節當天吃的,但必須事前準備。還記得平安夜那天,露絲掌管了廚房,大廚和二廚都變成了她的助手。

按照他們的習俗,平安夜當晚會在客廳和廚房內放置各式糖果、薑餅之類。由於船上沒有客廳,所以她們在兩個餐廳內放置,不讓高級船員獨享。聖誕,應是普天同慶的。

船長亦破例准許我們隨時進入高級船員餐廳,喝咖啡和吃餅食。他還讓船上所有人員,包括大陸水手在聖誕節當天休息一天。由於在比斯開灣的延誤,當我們返抵丹娜麗芙的時候,便即時開始載貨,由於代理作了調度安排,那次我們沒有前往拉斯帕爾馬斯便啟航北返。因此,我們要在海上渡聖誕了。

當晚的火雞很美味,可能是第一次吃的關係,所以特別難忘。大陸水手則不大欣賞,老是說比不上中式的土雞。但究其實,吃進口內的,又豈是一片火雞那麼簡單,背後實蘊含了深層的意義和感情。

聖誕大餐吃火鶏的習俗原來並非源自歐洲,而是美國。英國人的傳統聖誕大餐是烤鵝,而非火雞。但聖誕火雞現已成為地球村共同的菜式,即使在亞洲地區,每年的聖誕節也會吃火雞,以示慶祝。

火雞原是美洲特產,在歐洲人來到美洲之前,已被印地安人馴化了。至於火雞的英文名字為何叫「土耳其」,那便不得而知,可能是因為歐洲人覺得牠的樣子像土耳其傳統服飾,是耶非耶,無從稽考。

據說在一六二○年的聖誕節,大批英國移民抵達美洲大陸的朴里茅斯山。當時物資貧乏,如何找得着鵝?當地只有漫山遍野的火雞,於是他們便以烤火雞代替烤鵝,作為慶祝聖誕的主菜。從此,聖誕便與火雞結下不解緣。

露絲還說,聖誕大餐裏,還有葡萄乾布丁是不可少的!她和大車太太弄了一整天,為的就是大家可以坐在一起,吃一頓應節的大餐,喝一杯美酒。

雖說是烤火雞,但又不是一般的烤雞,而是釀火雞。露絲首先把火雞清洗乾淨,然後將預先弄好的各種食材填進火雞的肚內,再放入爐烤焗三數小時才成。

按照傳統,烤熟後的火雞會整隻端上餐桌,再用刀叉把火雞切割上碟,大家一起享用,象徵家人團聚。然而,在船上,這個有點不便,所以是由大廚操刀,在廚房內切割火雞,分給我們。

露絲告訴我,按照他們的習俗,聖誕前夕會一家人聚在一起過平安夜,晚餐通常是簡餐,所以會準備聖誕蛋糕和大量薑餅糖果之類,讓大家晚間可以享用。聖誕節當天,全家人便會一起吃火雞,沒有火雞,便成不了聖誕。

聖誕節除了火雞,也離不開禮物,這個亦已成為地球村的習慣了。但原來,小時候印象中的「聖誕襪」只流行於美國,其他地方則有不同的送禮和收禮物的形式,不一而足。

在某些國家,孩子們會把空鞋放到戶外,以便聖誕老人可以在聖誕前夕贈送禮物。當然,送禮的不是聖誕老人,而是家庭成員或友人。

那一個聖誕,吃過露絲和大車太太親手炮製的火雞後,大伙兒便到酒吧喝酒聊天,所有人都聚在一起,好不熱閙。有帶照相機的都拿起來「卡嚓」不停。大家喝着酒,談天說地。

笑談間,大車太太突然說要帶我到大車的艙房,我不知原委,還以為她有東西要我幫忙取出來。

到了艙房,她取出一件包了花紙的禮物,是送給我的。我當時喜出望外,一時間不知如何反應。她的禮物是一隻荷蘭木鞋形狀的小帆船。意思是要我不要忘記這些在鹿特丹度過的日子。

令我更為意外的是,當我們回到酒吧的時候,露絲拉着我跑到船長的艙房去。原來她也為我預備好了一份聖誕禮物,是一隻代表西班牙的小盾牌。

露絲說,這盾牌可以掛在牆上,教我不會忘記這些在加納利群島度過的日子。除了禮物,她還緊緊的擁抱着我,當時我的心內泉湧着一股暖流。

這才教我想起一件事。記得大約一個月前,從鹿特丹南下丹娜麗芙的時候,有一天早上向布賴森大副請示的時候,他說了一句很奇怪的話:「香港什麼都有,你應不缺什麼,是嗎?」當時我不以為意,誰知他當時已在盤算着我的聖誕禮物。

當我把露絲的禮物放回自己的艙房,再次回到酒吧的時候。這回輪到布賴森大副叫我跟他回他的艙房去。

他給了我十美元現鈔。他說我在香港什麼也不缺,想不到給我買些甚麼作為聖誕禮物,但禮物卻又是必不可少的,於是決定給我十美元,讓我自行決定買甚麼。

聖誕不是我的傳統,聖誕禮物對於我來說亦從不上心。但想不到那一個隨浪飄泊的聖誕可以收到聖誕禮物,而且都是那麼別具意義,委實令我今世難忘。

也許,懂得尊重自己的傳統,才能學會尊重別人、愛別人。懂得尊重別人的傳統,學會感恩,聖誕又豈是吃一頓火雞而已!

[前一篇] [下一篇] [目錄]
我在海上的日子
聖誕禮物
曾偉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