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肥」走了
                                             曾偉強

一生摯愛,可以無怨無悔;而生死大事,亦真的可以教人成長。三月二日,從電視上看到「肥肥」追思會的部分內容,場面感人,而教人動容的是,直如曾志偉所言,「肥肥」最放心不下的欣宜,真的長大了!

近年離世的藝人名人一個接一個,而傳媒的處理手法也如出一轍,漸漸變得公式化、非個人化,甚至是商品化。然而,「肥肥」的離去,雖是意料之中,卻又再一次真正的觸動了人心。

「肥肥」走了,繼梅艷芳、羅文之後走了。二月十九日晚上,電視台重播《南北媽打》,怎不教人欷歔?董驃、鄧碧雲都已先「肥肥」而去!

在下雖未曾看過以童星身分演出的沈殿霞,但粵語片時代和「歡樂今宵」時代的的「開心果」形象,和她響亮、清脆、真摯的「哈、哈、哈」,將永遠留在人間,留在我們的腦海。

她不是美人,沒有塑身,造型數十年如一日,都是貓眼型眼鏡、同一個髮型。其實,形像又何需花巧多樣?所謂潮流,不過是雲煙過眼,個人的本質和內涵,才是最重要的。

開心果「肥肥」走了,象徵一個時代的過去,一段集體回憶的升起,也是一顆明星的殞落。

從前,他們稱為「明星」,因為他們煥發光芒,而且是散發着自身的光芒。今天,他們被稱為、也自稱為「藝人」,不再是耀眼閃爍的明星,充其量不過是燈泡,拔掉電源,便沒有了光。

諷刺的是,在沒有「明星」的今天,卻湧現無數的「偶像」,但那不過是經理人和公司精心塑造出來的。皇帝的新衣畢竟無法遮掩裸露的軀體。

其實,偶像只是人們心中的投射,一種迷信或崇拜的對象。從來只有「被封為」偶像,哪有自己說自己是偶像的?而自稱為「失敗的偶像」,更是無以名狀、不知所謂!

「肥肥」是大情大性的人,一生只愛過一個人,也只有一段婚姻,而這段婚姻,卻為她帶來人生中最大的悲痛。當年因安慰失戀的鄭少秋,從拍檔變成戀人,並成就了「鄭大俠」的演藝事業;而他倆在《流氓皇帝》中的經典演出,仍然歷歷在目。

然而,這段曾是童話般的感情,最終卻以離婚收場。感情事,誰能說得準?外間的一切、身邊的人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心裡是誰。

離婚以後,她的笑聲,也再沒有從前那麼真、那麼開懷!真心的開懷地笑,也許的確不是件容易的事。

沈殿霞二○○七年六月在香港接受鳳凰衛視節目《魯豫有約》的訪問時,曾感慨地說:「名和利都是很遙遠的事情,健康才最重要。」可惜的是,當我們明白這道理的時候,也往往是大病之中或之後。

弔詭的是,在流行苗條,甚而是盲目追求「瘦身」的今天,沈殿霞卻是一生均以「肥」視人,以「肥」走紅,也以此引以為傲;這在在教人反思什麼才是健康、什麼才是美麗。

她可說是伴着香港成長,也帶給中港台以至世界各地有華人的地方不了歡笑。「肥肥」和不少港人一樣,早於八十年代初便移民溫哥華,今天,她不但安葬於溫哥華,當地政府還把六月一日定為「肥肥」日,以表揚她長期熱心公益,為社區作出的貢獻。

「肥肥」得到這等榮耀,也是港人的光榮,但不禁問,香港政府會否感到汗顏?


二○○八年三月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