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下一個程翔?
                                             曾偉強

雖不至於「苟利國家生死以」,但身為中華兒女,愛中華是理所當然的。無奈的是,在香港這個南陲小島,國族觀念依然是遙不可即的抽象東西,吾輩應如何「愛國」?

當一生愛國、一心為國的程翔被控間諜罪成,並判處五年有期徒刑的時候,又會否問句天:「我愛國家,但國家愛我嗎?」

今年春節前突然獲得假釋的程翔,恍如當年的席揚,「情節」如出一轍,只是細節和背景略有不同而已。

當年席揚「因竊取、刺探國家機密」被判有期徒刑,但服刑未及一半,便因「多方朋友幫手」,在一九九七年一月廿五日以「有悔意」的特殊條件突然獲得假釋。

程翔昨天(221日)在與傳媒茶聚時表示,申冤事小,國家走上法治之路事大。他直言問心無愧,從沒有幹任何危害國家安全、損害國家利益的事,以後堅持繼續愛國,也會繼續以往的工作。

畢竟是在假釋期間,必須謹言慎行,縱使「很想表達自己的想法」,卻是欲言又止;但毫無疑問,他堪稱一位坦蕩蕩的君子。

弔詭的是,從席揚到程翔,國家是富起來、強起來了,但法治之路卻似乎沒有寸進,仍然是人治為本,以長官意志為依歸。假釋是不得不接受的,而教人無奈的是,這又倒過來「滋養」人治為本的制度!老百姓仍在期待治世明君的出現,期望「包青天」出來主持公道!

真的難以想像,如程翔般的愛國者,被國家指控為間諜,正式逮捕、落案起訴、提堂定罪、判刑下獄,一步一步,走向人生的低谷,心裡到底想什麼?也許,真如他所說的「心碎了」、「生不如死」!

事實是,當間諜便是叛國,但中國大陸政府一而再地重申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對程翔當間諜的控罪又從何談起?這實在不難理解程翔所說的「沒有當間諜的主觀意圖」!但教人難以理解的是,為何會是他?

然而,這種恍如被自己的愛國心所出賣的迷亂(anomie)感覺,絕非他「獨有」。解放之初,多少有識之士、海外歸僑,便在熾熱的愛國心的驅使下,走上服務祖國的「不歸路」!

中共第三代領導的時代也已過去了,改革開放三十年了,大陸踏上小康之路了,但代代相傳的領導層,骨子裡似乎沒有兩樣,政治上的人治色彩亦一點也沒有褪色,歷久而常新!

這在在教深信甚而是迷信於經濟發展勢必推動政治改革的一眾有識之士深切反思!敢問在可見將來,可以看見大陸上層建築出現質的改變嗎?今天的程翔,恍如昨天的席揚,而明天的程翔又會是誰?


二○○八年二月二十二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