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藥物名冊  歸真醫療
                                             曾偉強

遇上嚴重交通意外,誠屬不幸,好消息是雖受重傷但未致命,但壞消息是,傷勢委實嚴重,需要自費兩萬元購買特效藥止血。

二○○九年六月十二日深夜發生的二死八傷車禍,本是意外一宗,但事件卻再次引發醫療變成官僚的迷思。事實是,當醫療變成官僚,倒楣的不僅是病人,前線醫療人員也同樣無所適從。

意外發生後,傷者被送往醫院搶救,其中一名廿五歲女傷者被送到伊利沙伯醫院急症室時,盆骨嚴重創傷、血壓不穩,情況危殆,醫生即時為她施行手術,並轉送深切治療部。可是,她的出血情況未有改善,醫生建議考慮使用血友病患者專用的止血藥,但根據藥物名冊制度,該藥屬「非常規藥物」,非血友病患者需要自費購買,盛惠兩萬大元。事後有傳媒以「先收錢後救人」來形容事件,乍看之下,怎不教人大吃一驚?

有評論員把這次事件與二○○八年十二月發生的明愛醫院失救事件相提並論,當時一對父子駕車期間,父親突然因心臟病發暈倒,其子向就近的明愛醫院求助,但醫院詢問處職員只建議致電「九九九」報警求助。結果那名昏迷病人最終因失救而不治。

然而,這起收費事件與明愛事件實不可同日而語,分別在於明愛事件的詢問處職員,本身並非醫護人員,其表現已然機械化、非人化,被異化為官僚機器中的一顆螺絲。明愛事件完全暴露了醫療變官僚的悲哀。

在伊院事件中,醫生從治療的角度出發,提升視野,考慮各種可行之法、可用之藥,這態度本身值得讚賞。假如沒有藥物名冊這制度,醫生便可直接使用特效止血藥,壓根兒沒有部分傳媒所說的「先收錢後救人」的責難。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伊院根據既定藥物名冊制度,向病人家屬收取了約兩萬元的藥費後,為病人施予特效止血藥,情況因而得以改善。當時病人家屬不以為然,高興也來不及,然而,當傳媒廣泛報道事件後,態度立時作了一百八十度的改變,不獨責備院方收費治病,也訴說病者因遭逢意外,被小巴撞傷,不應自行承擔醫藥費云云。最後院方因應個別情況,作出個別決定,退還兩萬元藥費予病人家屬。

病人自費購藥,並非新鮮事物,私家醫院早已為之,但其目的不是為院方節省資源,而是為病人省錢。因為私家醫院藥房供應的藥物,往往比外間的藥房貴。相反,即使是公立醫院,免費治療才是新聞。如今按既定制度收費,卻又匆匆退款,視制度如無物!敢問一眾前線人員,按本子辦事則成眾矢之的,縱使事後吃了高層一記悶棍!但不按本子辦事,則可能立時遭到紀律處分,違規不得也!那豈不是成了豬八戒照鏡?

這兩難之局,只反映醫療變官僚後,官僚的顢頇無能罷了!而事件的禍根,不在於自費買藥與否,而在於當年在一片反對聲中落實推行的醫藥名冊制度。

這兩宗事件只是冰山一角,事實是,近年醫療事故一而再、再而三,在在反映香港的公立醫療制度,實在千瘡百孔。不禁問,我們的醫院,是否已忘記了本身的使命,忘記了醫院的根本意義和宗旨?

從前,醫院不只是醫治和照顧病人的地方,也是向窮苦大眾布施的組織、為朝聖者提供中途歇息的地方,也是教授醫術的學校。英文的「醫院」一詞(hospital),源於拉丁語hospes,意即主人(host),這也是英語酒店(hotel)、旅館(hostel)和好客(hospitality)的字根。不禁問,失去了好客的熱誠、明愛的精神和樂善的慈心,醫院還剩下些什麼?

公共醫療的根本定位為何?私家醫院可以理所當然地視為商業機構,最終以利潤為依歸。但公共醫療本身就是社會福利,唯一的「門檻」,便是香港永久居民身分。公共醫療服務必須一視同仁,在維持普羅大眾均能負擔的醫藥費之餘,提供高水平的服務素質。更不應以病者的負擔能力來劃分服務的等級或質素,在伊院事件中,更是性命攸關,吾等又怎能接受因自付藥費而延誤為傷者止血的緊急狀況?

醫管局二○○五年推行「病人自購藥物計劃」,把藥物分為「病人臨床必須」和「非必要」兩大類,列作「非必要」類別的原則是:只具有初步而並不全面的醫學實證的藥物,副作用較少、療效稍高但費用極高昂的藥物,以及用作針對因生活方式不同而引致需要的藥物,包括一些預防性質的藥物。

究其實,藥物本身不能籠統地歸類為「病人臨床必須」和「非必要」,更不應以價格昂貴與否來界定是否必須,只有醫師憑專業臨床判斷,為病者開列出最合理、合適,和必要的處方。這次伊院事件,正好反映出在不同的醫療狀況,即使是昂貴的藥物,也可能是必須必要的救命藥物。

藥物名冊實不應存在,既存在,卻又可以個別情況為由,退款予個別病者,那麼,制度存在的意義何在?醫療大員又如何自圓其說?名冊的存在,既為醫生用藥治病構成障礙,令病人得不到最佳、或在第一時間得到最適當的治療,也存在「先收錢後救人」的疑惑,可謂誤己誤人,也有遺一視同仁的原則。

醫管局在二○○○年發出的《醫護改革諮詢文件》中指出,其抱負是為市民提供全面終身醫護服務,並建立完善而持久的醫護制度,以保障和促進健康、預防和治療疾病、減少和消除殘疾,並表明為醫護制度的長遠開支作出承擔至為重要。然而,藥物名冊的出現,在在與這承諾背道而馳。醫管局一眾有識之士,高官大員,實應反思公立醫療的定位,徹底評估藥物名冊的去留,回歸「醫院」的真正意義和宗旨。


按:醫療政策評議會進行網上簽名運動,要求取消藥物名冊,網址為:http://www.gopetition.com/online/28660.html


二○○九年六月十八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