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鮎魚,不是「廉」魚
                                             曾偉強

號稱可能是史上最強颱風「鮎魚」望港而遠游,平白浪費了香港政府好客迎賓的「一番心意」。然而,畢竟準備充足,總勝事後忙亂。本文不是要開政府的玩笑,只是對此「鮎」字生起一點感慨而已。

有評論指香港盲從大陸用簡體版「」字而不用本港常用的「鯰」,實非應為。查實「鯰」即「」,這點雖毋庸置疑,但颱風的名字由各地提供,香港也有提供「獅子山」、「榕樹」等名字,若別國引用之時認為「獅子山」之名有誤,「Lion Rock」應為「獅子石」,那又可否批評有關國家盲從附和而採用「獅子山」?

「鮎魚」(Megi)之名由韓國提供,雖然那是指港台一般所指的「鯰魚」,但韓國的用詞實實在在是「鮎魚」,這點可以參考當地媒體,如韓聯社等。我們實不應妄自猜測甚或妄自尊大,批評香港天文台採用「鮎」而不用「鯰」之不是或背後原委。也許是台灣有先見之明,音譯「梅姬」,避過用詞之爭,亦予人以淒美迷人之態勢,真神來之筆也!

根據《說文解字》,「鮎,鯷也。」《唐韻》、《集韻》、《韻會》皆音拈。《爾雅釋魚註》鮎別名鯷,江東通呼鮎為鮧。《本草圖經》曰:「鮧背靑而口小者名鮎。」《周益公記》云:「宜興洞有四足鮎。宋乾道六年,行都北關有鮎魚,色黑,腹下出人手於兩旁,各具五指,此魚妖也。」鮎魚是否真的是妖魚,不得而知,但鮎魚到底是何模樣?

不說不知,原來我們熟識的塘虱魚也屬鮎魚一族。鮎魚是鮎目鮎科魚類的統稱,其特徵是全身無鱗,身體表面多黏液,頭扁口闊,上下頜有四根鬚。全球約有二千五百多種,分布世界各地,喜晝伏夜出,以小魚、貝蛙維生。鮎魚也具食療和藥用價值,其性溫、味甘,歸胃、膀胱經,具有補氣、滋陰、催乳、開胃、利小便等功效。《本草綱目》云:「鮎魚反荊芥。」  

究其實,《說文解字》中亦只有「鮎」而沒有「鯰」,可見「鮎」自古有之,亦先於「鯰」,而「鯰」則為後來者。故此,「鮎」亦絕非「鯰」之簡體版,盲從大陸之說當然亦無從談起。然而,字雖正字,但讀音卻全城皆非。按《康熙字典》的說法,「鯰」同「鮎」,粵音讀「nim4」(「黏」),普通話讀「nián」。絕對不是現在各電子傳媒和香港天文台所讀的「廉」。

雖然鮎魚已遠離香港,但廣東沿岸仍面臨五百年一遇風暴潮。所謂風暴潮,是由熱帶氣旋中心氣壓較低及其強風的共同影響,導致海平面上升的現象,當海水湧進陸地,破壞力難以預估。而近年可謂多災多難的台灣,最怕的也是如「鮎魚」這種在南方海域出現,與北邊東北季候風產生「共伴效應」的秋颱。

然而,風暴畢竟是會過去的,來自大自然,亦必回歸大自然。只是我們身為廣東人,對粵音的掌握每況愈下,不甚了了,那不獨愧對列祖先賢,亦有負後代子孫,我們還談什麼捍衞粵語正音?不禁問,現今「流行」的懶音,不予深究的有邊讀邊、無邊讀字,不求甚解地隨俗的這股風暴潮,如何方可平靖下來?


二○一○年十月二十三日
刊於二○一○年十月廿七日香港《星島日報》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