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從何來
                                             曾偉強

無知是很公平的,不論地位富貧,人人有份;而無知者也值得憐憫,直如穿上了「新衣」的皇帝。

在一片雷曼苦主和幫助苦主的叫囂聲中,敢問苦從何來?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世上沒有「龍珠」,發生了的事情縱使多不幸,也不可以還原;也因此,凡事必須三思而後行。畢竟,每個人也得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即使那是很無知的行為。

今天的「苦主」,昨天還興高采烈,滿以為有必賺穩贏、高息低險的投資。誰知,一場金融海嘯,不獨捲走了雷曼,也捲走了不少投資者的積蓄。破滅了的美夢,換來同聲一哭。其實,世間哪有不勞而獲之理?

金融衍生產品推陳出新的原動力,正正是這種「不勞而獲」的心態,妄圖一筆資金,可以滾動不息,利潤不止。說穿了,不外一個「貪」字使然,而「貪」,正是這次金融海嘯的元兇。

其實,當初不是作了不智的決定和行動,今天便不用嚐透一無所有的苦果,一切事物因果相循,毋庸呼天嗆地。

有雷曼「苦主」在鏡頭前疾呼,如果當初知道涉及雷曼、涉及風險,便不會購買那些「無以名狀」的產品。事實是,當時的「雷曼」二字,和今天不可同日而語,當時知道涉及雷曼,真的不會購買有關衍生產品嗎?假如所買的是什麼東西也弄不清楚,那為何購買呢?說穿了,不外一時間生起的貪念使然。

誠然,銀行及證券行的銷售手法或有不善之處,甚至存在誤導,若真的如此,大可循司法程序追討;若發現有欺詐成分,更應循刑事途徑調查。賠了錢、虧了本,便上街示威、索償,那是否值得認同?

不獨一介草民可以自認無知,就是擁有尊貴身分的,也同樣以行動展示其無知。尊貴的立法會議員「順應民意」,引用特權法調查雷曼衍生產品事件,假如調查的對象純粹是政府官員或有關當局,應無可厚非,但事實是,調查的主要對象還是商業銀行。

立法會的角色是監察行政部門,而不是私營部門,敢問現今的議員們,是否已不懂得遊戲規則,還是只懂得「規則是用來破壞」的?

到底何謂民意?在代議制下,代議士代表市民監察政府,宣示民意,而不是扮演包青天的角色!身分混淆,權責不清,甚至可以「無知」描之。更是教人啼笑皆非的是,有議員為免角色衝突,辭任調查小組成員,當初義無反顧地贊成引用特權法之時,難道看不到有角色衝突嗎?

高高在上的議員們,如何代表民意,如何掌握民意?說實在的,他們壓根兒不知道到底是誰送他們進議事堂的!假如他們只懂以耳聞之聲音大小來判斷何謂民意的話,可悲而無奈的是,現今的所謂民意,不過是上街高聲疾呼「慘!慘!慘!」的小眾而已!


二○○八年十一月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