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義何解惹反彈
                                             曾偉強

「義者宜也」不錯是語出孟子,但「義」與「起義」,猶如「角」與「口角」,均是兩碼子事,豈能混作一談。「公社」黨提出「五區總辭」擾攘至今,最終落實「五區公投、全民起義」,策動所謂的「變相公投」運動。然而,名不正則言不順,這齣由「公社」黨自編、自導、自演,兼且自決輸贏的鬧劇,恐怕未能如其所願,反而惹來反彈。

正如列寧指出的,起義要取得勝利,必須具備一定的條件,包括必須依靠先進階級的力量、起義的時機應在人民革命高潮時,以及在敵人即當權的政府無法統治下去的時候發動;否則便流於盲動主義。

《現代漢語詞典》載入「義」之六義,包括:姓氏、情誼、正義、因撫養或拜認而成的親屬、人工製造的人體部分,以及合乎正義或公益的事情或行為。「起義」中的「義」,當解作合乎正義或公益的行為。

「起義」一詞,教人聯想到陳勝吳廣揭竿起義反抗暴秦、漢高祖劉邦斬白蛇而起義的歷史事蹟,以至近代的武昌起義、八一南昌起義等武裝革命。根據北京語言大學出版社出版的《兩岸現代漢語常用詞典》,「起義」即是為正義而發動武裝鬥爭,或背離所屬的集團而投向正義的一方。商務印書館的《漢英詞典》,則把「起義」翻譯為「uprising, insurrection, revolt」,也就是等同革命。

《中華民國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對於「起義」的解釋,就是「為正義而起兵」,其相反詞則是「鎮壓」。簡而言之,「起義」指的是平民百姓為了反抗統治階層而發動的武裝革命,但前提是這個統治階層即使不至於暴若秦嬴,亦已腐敗如滿清。

對於共產黨來說,「起義」更是有其獨特意義。毛澤東一九二七年便領導了著名的秋收起義,正式與國民黨政府徹底割裂,並在井岡山開創了中國共產黨第一個農村革命根據地。故此,不難想像「起義」一詞委實觸動了中國共產黨的深層神經,無怪乎親中陣營頓然高調全力抨擊;而中南海領導人看在眼中、聽進耳內,又如何心安?

觀乎「公社」黨提出的「五區公投、全民起義」,已非原初所謂的「五區總辭」的模樣。當初的「五區總辭」可以說是一個理想的實踐,但「全民起義」則極具挑釁性;與其說是為了理想,不如說是別具用心。至於「五區公投」,更顯出其思想混亂,自相矛盾,甚至是歪曲了「公投」的真正意思。難道真的「公投」可以是各區各自進行的嗎?假如五區公投一說成立,那麼豈不是還可以有一區公投、三區公投?

值得一提的是,「公社」黨聲稱「五區公投、全民起義」此一標語是公關的建議,由廣告人創作。眾所周知,即使是公眾眼中最差的廣告,在付鈔的客戶眼中,也是最佳的廣告;更是從來沒有客戶不點頭認可的廣告可以出街。但是,從廣告宣傳的角度看,「起義」這一宣傳口號,已成功地引起公眾輿論的討論,也確實大收廣告宣傳之效。弔詭的是,這下子卻正正說出了一點從來也不可說的公開的秘密,也就是我們的政治從業員的一言一行,也不過是廣告宣傳、公關包裝的伎倆而已。


二○一○年一月廿三日
刊於二○一○年一月廿七日香港《星島日報》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