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傳媒病入膏肓
                                             曾偉強

香港大學最新的調查發現,市民對香港新聞自由的滿意率下跌四個百分點,至百分之七十一;認為傳媒報道不負責任的比率則升五個百分點,至百分之二十九。有四成八的受訪者認為香港傳媒有自我審查,而超過六成市民認為傳媒批評中央政府時有所顧忌,只有約三成認為沒有。

香港的傳媒無疑是生病了,而且已經病入膏肓。近年來,更準確點說是自九十年代以來,不獨新聞素質每下愈況,而且為求銷量,不惜「自甘墮落」。還記得九十年代中期某報橫空出世,令人最為震撼也甚為震驚的是「凡有車牌的都可以當記者」之誑言。

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四月二十六日(二○一○年)在香港報業公會最佳新聞獎頒獎典禮上直言,「這一行業的薪酬條件並不特別吸引。因此,資深傳媒人會流失,有資質的年青人不一定留得住。這種青黃不接的情況有多嚴重,對新聞質素有多大的影響,恐怕是我們需要認真探討和正視的問題。」

唐英年提出正視傳媒業的薪酬待遇和素質問題,實在並非無的放矢。事實上,傳媒工作者青黃不接的情況早已出現,而吸引、培訓和保留人才的問題,亦不是今天才出現。記得某日報的總編輯早在九十年代中期便曾經指出,新晉記者出現兩極化現象,一是無限自大,一是無限自卑。這情況今天恐怕更為嚴峻,但卻欲救無從。因為整個行業已陷入了無法自拔的惡性循環之中:為了生存,便得爭取讀者,為了爭取讀者,便得迎合讀者的口味,為了迎合讀者口味,便得降低水平,報紙的素質下降了,又令讀者水平降低。

另一方面,面對電子媒體和免費報紙的競爭,傳統報紙售價長期受壓,薪酬水平長期偏低,人手長期不足,記者的流動性愈來愈大。新入行的記者大都欠缺「長期作戰」的心理準備,更少有如「鐵腳、馬眼、神仙肚」年代的熱忱,更遑論使命感。試想入行兩、三年便可升為高級記者,再過兩、三年便可當採主。然而,大部分記者幹了三數年便轉行!經驗是時間和專注的結晶,而在現今資料汜濫,經驗匱乏亦不被重視的時代,報業和傳媒工作者的前景,呈現一片無奈的悲涼。

那邊廂,不僅娛樂新聞化和新聞娛樂化的兩可趨勢持續,而新聞工作者亦每每成為新聞本身。唐英年便特別提到在過去一年,一些新聞從業員在採訪報道或事後發表感想時,受到部分社會人士的干擾甚至不友善對待。此風當然不可長,但敢問始作俑者是誰?


刊於二○一○年五月一日香港《星島日報》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