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時代的混沌
                                             曾偉強

今年(二○一○年)的盂蘭節,一團連同領隊共廿一人的香港旅行團,在馬尼拉被槍手挾持,歷時約十一小時。不幸的是,事件最終以流血收場,八名港人死亡,其中一名傷者梁頌學頭部受重創,執筆時依然昏迷未醒。事件誠屬不幸,但其之所以震撼,觸動所有港人的心,與幾近全程直播的傳媒報道不無關係。

當天事件曝光後,傳媒全程跟進,也有即時派記者往馬尼拉。事件初期發展還算樂觀,槍手也陸續釋放部分人質。據倖存者之一的李瀅銓撰文所言,被挾持期間氣氛不算太緊張,及至入夜以後,形勢急轉直下,槍聲響起,司機狂奔,現場信息混亂,香港市民目睹八條生命的終結。

這時電子傳媒,包括電視、電台和互聯網,不斷出現「所有人質被殺」的信息,當然部分也有指出消息未經證實。但多家本地電視台的主播,卻已聲音震顫,甚至一度中斷,亦有思緒混亂、語焉不詳,表現與一般中環麗人無疑,更加難言專業。

這裏值得反思的是,在這個資訊汜濫的直播時代,新聞工作者如何確保信息的準確無訛,真實不虛?在未經證實也未能證實的情況下,處理的手法和態度是否更應慎而重之?凡人皆有情緒,但作為專業的傳媒人,也應平抑突如其來的情緒衝擊,如實平實公正公平地報道。

一個傳媒人經常提及的例子,也許可以為我們帶來一點啟示:攝影記者面對垂危的傷者,應先拍照還是先救人?

回頭再說這宗天怒人怨、完全可以避免、可以和平解決的不幸事件,本地傳媒的報道,大都流於感情的宣洩,甚至過分煽情,卻少有深入的分析,細密的內容和專業的調研。

面對這等莫大的不幸事件,首要照顧的是傷者和死傷者家屬的感受,傳媒不停的追訪,不僅對當事人的生活和身心的復原構成干擾,若不小心,甚至是不斷地向其傷口撒鹽。

正如梁頌學母親透過屯門醫院發表的聲明所言:「不希望見到大家再……傷心流淚……回復正常的生活。」在下十分認同在現階段,公眾尤其是傳媒,必須給出空間,讓傷者療傷。

教人慚愧的是,本地媒體對事件的一些專業細緻的分析和調查報道,大部分是引自外地媒體的,包括菲律賓當地的傳媒。更有本地記者在特首曾蔭權探望剛完成腦手術,仍在昏迷的梁頌學後,問特首有沒有跟梁頌學交談!

這實在絕不可笑,而是極之可悲。在在反映在現今這個有學歷無學識、重資料輕資歷、有職稱缺水平的年代,硬資料的確唾手可得,但經驗的累積,邏輯的思維卻是每況愈下。當我們的傳媒人高舉專業的旗幟,疾呼捍衞編輯獨立自主的同時,是否應該嚴肅思考是否是時候檢討自身的水平和態度?


刊於二○一○年九月四日香港《星島日報》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