擴大藥物名冊是德政?
                                             曾偉強

下年度財政預算案提出,讓醫管局運用新增撥款,擴大《藥物名冊》的涵蓋範圍,並且預計每年有五萬二千名病人受惠。增加撥款擴大《藥物名冊》真是德政麼?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也許應先想想公營醫療的定位、投入的資源是否到位和《藥物名冊》的實質作用。

公營醫療的本質就是福利,不以盈利為目標,故此成本不是公營醫療的考慮因素。公營醫療提供的不僅是全面的醫療保障,而且應該提供最有效的治療。藥物是昂貴的,一般私營醫院基於商業考慮,未必會採用最有效、最先進的儀器和藥物,但公立醫院則可以採用最新的藥物,提供最先進的療程,而且是其責之所在,義所當為。

誠然,近年來政府投入公營醫療系統的資源不斷增加,而且是不可逆轉的趨勢,但投入資源多少與成效不一定成正比,關鍵在於投入的資源是否到位。以下是個真實個案:一名年約廿歲的青年,小學時被證實患上嚴重抑鬱,並因而輟學。他害怕與陌生人接觸,亦不敢外出。在公營醫療系統接受治療約六、七年但一直沒有改善,直至他的家人直接向醫管局作出投訴,情況才出現戲劇性的變化。他獲安排入住聯合醫院,住院約兩個月,出院後雖然仍須長期吃藥,但已判若兩人。他不僅早上會獨自外出跑步,也會在外吃早餐,主動與街坊談話,而且還計劃再就學,追回失學的歲月。

問題到底出在哪裏?兩個月的有效治療與七年的無效治療,正好反映出資源的運用才是問題的癥結所在。不僅浪費了七年的公共資源,也平白虛耗了這位青年的寶貴歲月,這亦構成另外一些公共資源的損失。故此,問題不在於政府投入多少資源,而是這些資源是否到位,是否真的能造福市民大眾,幫助真正需要幫助的人。

根據醫管局網頁的資料,「醫管局一九九六年成立了藥物諮詢委員會,審批公立醫院引入新藥;並發出用藥臨床指引,確保合理和循證使用藥物。個別醫院及醫院聯網雖然根據其個別情況制定本身的藥物名單,但仍有不同醫院的藥物名單出現差別。醫管局於是在二○○三年着手制訂標準藥物名冊,致力全面統一公立醫院及診所的藥物使用。」

《藥物名冊》真的就是為了全面統一公立醫院及診所的藥物使用麼?這個相信大家心中有數。正是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藥物名冊》本來就不曾存在,亦不應存在。《藥物名冊》的出現實際上旨在控制成本,並且以長官意志決定醫生處方。究其實,醫生處方甚麼藥和給予何種療程,完全應是按個別病人的情況所作的專業判斷,而不是按指引辦事。事實上,各公立醫院亦各有所長和專業定位,如瑪嘉烈是傳染病中心、葵通醫院是精神科專科醫院、瑪麗則是換肝專家,故此,不同醫院的藥物名單出現差別其實是正常不過的,統一了才是不正常亦不合邏輯,更不符合實際情況。

公營醫療一天不明確其福利的本質,所投放的資源一天不能真正到位,而《藥物名冊》一天不取消,即使不斷擴大,也仍是醫生的緊箍咒,受害的不僅是病人,也包括醫護人員。筆走至此,只有無奈與悲哀,與其不斷擴大,不如取消《藥物名冊》,方是為人額手稱慶的德政。


二○一一年二月二十七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