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進示威的當頭棒喝
                                             曾偉強

一個人的抗議事件,奪去另一個人的生命。不禁問,這個自由的社會,是否已變成自私的社會,有人為了一己之私,可以罔顧他人的安危,甚至社會安寧。

二○一一年六月十五日上午,在香港金融中心的心臟地帶,干諾道中及畢打街交界的行人天橋,一名男子跑到橋頂示威,事件不獨引致交通癱瘓,也奪去了一名警長的性命,破壞了一個家庭。

事後該名示威者當着一眾記者面前跪地叩頭,向死者及死者家人謝罪。但一條人命,如何彌償?血和淚是洗不去心中怨懟的。

放眼當前香港社會的示威抗爭行動有愈來愈激進的趨勢,這宗不幸事件,又會否是一眾較為激進的示威人士的一記當頭棒喝?在行使個人自由、表達意見的同時,不論理據多強,亦不應採取激烈的手段,更必須顧及後果。

假如影響交通,觸犯法紀,侵害他人自由,以至危及別人安全都是可預見的後果,那麼,是否應考慮以其他方式和別的行為表達意願。假如不顧一切以激烈的手段示威抗議,那壓根兒是不負責任的自私行為,而這種自私的行為是不值得同情,也不應鼓勵的。自由不是示威者的特權,民主亦必須懂得包容。

可悲的是,近年香港的和平示威傳統一再受到衝擊,激進者不僅在強辯行使自由的權利,還指摘執法人員打壓自由!試問強行霸佔馬路,一再衝擊警方防線,那還可以稱得上和平集會嗎?事實是,執法人員不僅要顧及示威者的安全,也要保障公眾安寧和市民的安全。當社會秩序受到干擾,執法人員是有責任恢復秩序的。

回說這宗不幸事件,當天中午時份,中區副指揮官羅卓洪在電視直播中,交代事件經過時,說到受重傷的警長,亦不禁掩面流涕,筆者當時正端坐電視機前,也忍不住心頭一酸。

該名示威者事後直言感到痛苦內疚,兩度跪地叩頭謝罪,聲言不會再作有損公眾的行動。然而,當他說這些話的時候,他身後站着一名據稱跟進這位示威人士個案三年的立法會議員,這名議員的現身,隱隱揭示了這名示威人士一而再的有損公眾的行動,並非純粹的個人行動,亦非一時衝動,背後實有「軍師」推波助瀾,出謀獻策。事實是,這名示威者早有前科,今年五月亦曾到汀九橋,企圖跳橋示威。

可哀的是,明知是有損公眾的行動,明知是危及自身也可能累及他人的行為,何以仍強而為之?發生了的事情就如覆水難收,希望新一代社運人士,在行使公民的集會示威權利的同時,千萬要守法,亦要顧及公眾安全,縱使自身的安全早已拋諸腦後。畢竟事前三思總勝過事後悔咎。


二○一一年六月十五日
刊於二○一一年六月十八日香港《星島日報》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