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貸評級原是鏡花水月
                                             曾偉強

信貸評級機構從來就是黑箱作業的,所謂的信貸評級,一如鏡花水月,正是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這次標準普爾下調美國主權信貸評級,真的是近日金融市場大混亂,股市連日暴跌的原因嗎?說實在的,標普只不過是幹了多年前便應該幹的事。說到底,金融市場從來認錢不認人,狂升暴跌亦不過是找對了借口而已。股票市場反映的是經濟前景,股價下跌只是因為股值過高。

所謂的債務危機,核心問題是「寅吃卯糧」,美國式的資本主義,重點在於消費財而不是資本財,也就是依賴信貸而不是資本來推動經濟。換句話說,美國的經濟動力不是來自生產,而是信貸,即是把未來的金錢在今天消費掉,而不是花昨天賺回來的錢。然而,美式資本主義這副經濟引擎不單不可持續,而且相當脆弱。

今天美國的情況,其實不難理解,就相當於一個人的信用卡「碌爆了」,但解決的方法不是努力工作,減少消費,而是向銀行要求提高信貸額度,以債還債。事實是,在過去半世紀,美國的債務上限已提高了七十多次,這種飲鴆止渴的行為,令其財政狀況每況愈下,所欠的國債早已達到天文數字。

總統大選的金權政治是美國式民主的精髓,而具體的表現則在於長久以來由兩黨輪流執政的傳統。真正的民主是這樣的嗎?提高債務上限,對於美國國會而言,只不過是例行公事,這次擾攘多時,更導致標普破天荒把美國主權評級降低。原因在於明年是大選年。兩黨各自盤算,罔顧國家利益,無視環球經濟,這在在是極不負責任的撒野行為。明顯不過的是,這一次全球經濟均被兩黨一己之私所脅持,卻又是百般無奈。

戰後源自美國的信貸評級,可以說是為美國這種「寅吃卯糧」的理財哲學量身剪裁的制度,而美國亦一直擁有最高級別的「AAA」評級,這不合理的現象和評級機構的公信力,亦早已為人所詬病,只是美元和美債的地位無可替代,債權人只有啞忍。

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美國成為世界盟主,不論是軍事、經濟、政治、科技等領域,均無出其右。美國亦不斷向世界輸出美國文化、美式民主和美式資本主義。美國以債度日,彷如天經地義,但究其實,這不過是其霸權主義的具體表現罷了。今天的債務危機,出現在歐美,明天也可能出現在其他國家。

誠如美國聯儲局前主席格林斯潘所言,美國可以無限量印鈔,所以壓根兒不存在債務違約的問題。問題是,為什麼要相信美元?既然出現違約的風險是零,信貸評級又有何意義?事實是,只要美國一天維持世界霸主的地位,即使美國評級降至垃圾級別,美元美債依然無可代替。


二○一一年八月九日
刊於二○一一年八月十三日香港《星島日報》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