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虎門到索馬里
                                             曾偉強

時代的弔詭離不開盛衰興替,無奈的是,歷史都是由血淚寫成的詩篇,由哀號與激憤編成的悲歌。曾幾何時,中國水師空有滂浩之勢,亦有能人志士,卻無法保家衞國,在在教人頓足。

今天,經過十多日的航行,由「武漢」號和「海口」號兩艘導彈驅逐艦,以及「微山湖」號綜合補給艦組成的艦隊,載着八百多名官兵,經西沙南沙、穿馬六甲海峽、越印度洋、抵阿丁灣,在執行護航任務之餘,也充分展示了中國現代化的軍事實力。

出兵索馬里,是為了對付海盜,為中國商船護航,但背後擁有更深層的意義,在「東西南北」和平發展的框架下,中國終於跨出了突破性的一步,從陸地、從河流,正式奔向海洋,面向世界,朝大國的行列進發。

這次護航任務,既是向世界展示了軍事實力,也在在顯示出今天的中國,有能力也有決心捍衞自身的權益,與當年的滿清政府不可同日而語;而在為期三個月的任務中,正好給從未出征上陣的現代化戰艦絕佳的試煉機會。故此,這次任務是亮劍,也是試劍。

船堅炮利,已不是西方列強的專利,而中國的海軍,也有能力遠度重洋。這次在獲得聯合國授權下,中國出師有名,在列強戰艦面前,中國艦隊毫不遜色。雖不至於與鄭和下西洋的壯舉相提並論,但這次遠赴索馬里執行護航任務,也實在予人以吐氣揚眉之感。

日前前往東莞虎門逛了半天,感於當前中國自行研發建造的戰艦遠赴阿丁灣執行任務,撫今追昔,不無感慨。身為東莞人,對虎門銷煙和鴉片戰爭那段可歌可泣的歷史,當然不敢忘記。

當年在維多利亞女王推動之下,英國不獨不以販賣鴉片為恥,反而挑起鴉片戰爭,更美其名為「通商戰爭」。當時維多利亞女王剛於一八三七年登基,時年僅十八歲;她在位六十四年,期間創造了日不落帝國的輝煌。

中國禁煙有理,奈何居於紫禁城內的道光皇帝,無論是氣魄胸襟,還是勇氣決心,均不如維多利亞,禁煙之事半途而廢,不獨把林則徐發配新疆,還平白犧牲了良將兵勇,最終以喪權辱國,割地賠款告終!怎不教人義憤填胸?

道光十八年十一月十五日(一八三八年十二月卅一日),湖廣總督林則徐獲委任為欽差大臣,正式全國禁煙。翌年林則徐抵達廣州,除了飭令外國煙販交出鴉片,並須承諾「嗣後來船永不敢夾帶鴉片,如有帶來,一經查出,貨盡沒官,人即正法,情甘服罪」,還銷毀大部分英國人的鴉片庫存。

一八三九年六月三日至六月二十五日,林則徐在虎門海灘,共銷毀超過二百三十七萬斤鴉片,頓時舉國振奮,成為民族英雄。正是無巧不成話,現在每年的六月二十六日,便是國際禁毒日。

受到電影電視的影響,一直以為虎門銷煙是熊熊大火,黑煙直上九霄雲外,但究其實,由於傳統的火化方法,往往仍有煙膏滲入地下,故有吸毒者掘地取煙。於是林則徐採用了更為徹底和科學的「海水浸化法」銷煙。

林則徐首先命人在海邊挖掘兩個長闊各十五丈的銷煙池,在池底鋪石,四周釘板,以防鴉片滲漏,再灌入鹽水,然後把煙土割成四瓣,掉入水中,泡浸半日,再投入石灰,由於石灰遇水沸騰,令煙膏溶化,待至退潮之時,把池水引入海中,再清洗池底,毒物一點不留。兩個銷煙池現已移至虎門林則徐紀念館,臨池憶及當年銷煙的情景,五內仍隱隱在激動。

鴉片毒害之深,幾令清廷無可用之兵,就是道光皇帝,也曾身受其害。虎門銷煙,故然教人額手稱慶,但並非一時衝動,博取一時掌聲,而是部署周詳的計劃。

事實上,林則徐雖有過人之魄力和見識,但畢竟一介文官,如何落實禁煙,與名為商實為軍的英人周旋?除了群眾的擁護,更重要的還是武將的支持,其中最重要的關鍵人物,便是其後在虎門壯烈殉國的抗英名將關天培。

關天培是嘉慶年間的武秀才,驍勇善戰,官至廣東水師提督,受林則徐節制。道光十九年林則徐到廣東後,關天培全力配合禁煙,迫使英國的商務總監查理‧義律繳出二萬餘箱、袋鴉片,取得禁煙的首回合勝利。

早於道光十四年就任廣東水師提督以後,關天培便根據虎門的地理形勢,設置了三道防線。他以沙角、大角兩炮臺為第一重門戶;南山、鎮遠、橫檔三炮臺為第二道防線,並改建南山炮台,改稱威遠炮臺;第三重門戶則是獅子洋口的大虎門炮臺。這三道防線緊緊地把守住珠江口的南大門,維持了約六年的光景。

一八四○年六月,英國正式發動第一次鴉片戰爭,由於關天培在廣東沿海的嚴密布防,英國戰艦無可乘之隙,竟北上定海,直迫天津,驚動北京。道光皇帝慌亂之下,聽信讒言,竟撤林則徐職,更發配新疆,改派琦善為欽差大臣。道光二十年十一月(一八四○年十二月),琦善以欽差大臣兼兩廣總督的身份抵達廣州,但卻一心媚外,盡撤海防,令關天培數年辛苦經營的虎門三道防線毀諸一旦。


一八四一年一月七日,英軍突襲,並攻佔大角、沙角炮臺。當時關天培與總兵李廷鈺各率弱兵數百,分守靖遠、威遠兩炮臺,琦善竟拒發援兵。二月廿六日,英軍大舉進攻虎門,關天培在孤軍無援的絕境下,最後壯烈犧牲,麾下署提標左營遊擊麥廷章和數十戰士一同陣亡。

林則徐對關天培的死尤感悲痛,特寫輓聯誌哀:「六載固金湯,問何人忽壞長城,孤注空教躬盡瘁;雙忠同坎壈,聞異類亦欽偉節,歸魂相送面如生。」雙忠便是指一同戰死的麥廷章和關天培。據傳關天培殉難前已派家丁送走廣東水師提督官印,並給家人寄去牙齒和舊衣,以示必死的決心。

此後在這場中英之戰中,清兵節節敗退,到了一八四二年八月廿九日,中英簽訂《南京條約》,戰爭方告結束。香港島也從此割讓給英國。然而,尤為令人握腕的是,列強不欲英國坐大,也覷準滿清的懦弱無能,爭相與中國簽訂不平等條約;令這場鴉片戰爭,正式揭開了中國衰敗的序幕。

古往今來,不獨弱國無外交,歷來的所謂國際關係,也不過是恃強凌弱、巧取豪奪的侵略史。如今信步威遠炮臺,眺虎門大橋,憶當日戰況,耳邊不期然響起當年的那一闕哀歌,怎不教人擇筆長嘆!


二○○九年一月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