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膠袋徵費看政府施政
                                             曾偉強

醜婦終須見家翁。政府一直避而不談的整體塑料消耗量,終於由業界公布出來。相比推出膠袋徵費之前,兩年下來共增加了兩成七。這就是當初在一眾反對聲中強行推出膠袋徵費的結果。

自徵費伊始,一眾市民都被「環保袋」之名誤導。而濫贈、濫用「環保袋」的情況更比比皆是。敢問閣下家中兩年下來,積存了多少「環保袋」?事實是,業界稱之為不織布袋的「環保袋」,對環境造成的惡果超乎想像。

政府一直只談背心膠袋的用量減少了多少多少,但從不提起其他替代品如不織布袋、垃圾袋等的消耗量,至於整體塑料的用量,更是諱莫如深。事實是,膠袋無罪,濫用不應。終於,香港塑料袋業廠商會公布其調查所得,雖然背心膠袋的產量減少六成八,但不織布袋的產量卻飈升九成六,垃圾袋的產量亦升六成三,而整體塑料用量不跌反升兩成七。

這些硬數字,足以證明當初強推膠袋徵費之非。徵費不單無助環保,反而令情況更糟。推動環保必須有一整全概念,絕非那些只是把環保掛在口邊的高官一時間的偶發奇想可以達到。當局理應撥亂反正,知過即改,撤回徵費,全盤思考環保政策。

然而,環保徵費之非,絕非政府施政失誤的個別事件,而是反映出政府醞釀、制訂、推行、檢討政策的整體失效。

再以膠袋徵費為例,在醞釀過程中,所有異見聲音均遭併於門外。而假若目的是減少塑料對環境的毒害,那又為何只針對各大超市零售店的背心膠袋一項?明顯不過的是,負責環保的大員對塑料用品一知半解而強裝專家。擇善固執本來是對的,但在這項政策的制訂過程面對種種的質疑和反對意見之下,當局卻堅持己見,在環保這個大前提下,可謂擇善固執,但卻是愚不可及。

在推行的過程中,政府大員亦過分一廂情願地期望市民自備購物袋,棄用背心膠袋,但缺乏其他相關的配套措施,結果是促成濫發、濫送不織布袋,才會令不織布袋的產量飈升九成六,住戶家中的「環保袋」堆積如山。背心膠袋同樣可以循環再用,實在毋須不織布袋。把棄用背心袋等同環保,實在匪夷所思。

兩年過去,是檢討的時候,政策的成效如何,是否如高官所說的,背心袋的產量減少了便算是成功?事實是,政府採取充耳不聞的駝鳥政策,繼續自以為是,對於擺在眼前的硬資料視若無睹、聽若罔聞,管他塑料的總體消耗量持續上升,對環境的危害不斷加深。如何撥亂反正?真是教人煞費思量,但可以肯定的是,膠袋徵費實無助於環保。

觀乎政府各範疇的施政亦如出一轍,短視而無知、罔效而擾民的政策一大堆,真正便民利民,可以取得長遠效益的政策卻一直欠奉。不獨製造社會矛盾,亦破壞營商環境。政府民望怎會不急瀉,民怨怎會不沸騰?


刊於二○一一年七月廿三日香港《星島日報》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