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學通識科緣木求魚
                                             曾偉強

在中學推行通識不獨困難重重,更可謂緣木求魚。首先是科目涵蓋範圍太廣,即使是老師亦未必能夠一一掌握,更何況一般高中生?其次是試題的設計更是問題所在。當我們提出一條問題,是希望得到一個答案,而答案都在發問者的心裏。但假如我們提出一條自己心裏也沒有底的問題,那便壓根兒毫無意義。

千呼萬喚始出來的新高中文憑試通識科練習卷題目,簡直令人嘆為觀止,瞠目結舌。高中生的試題用漫畫的形式發問已令人噴飯,加上資料不全,試題如何答起?必答題二的「某高官去年一月十五日致辭摘錄,談及八十後社運及抗爭場面」更是令人無從捉摸。

難道設計試題的官員真的天真地相信有了通識科,學生便會每天讀報,而且都能背誦如流,過目不忘?況且,嚴格來說,試題本身已出錯,錯在「某高官」應是「某前高官」,這是個嚴重缺失,亦容易造成誤導。而且問題可能有引導性,但到底是認同得分,還是不認同才得分,卻又撲朔迷離。加上資料不全,教一眾考生如何整理推敲?

這類題目模稜兩可,評卷的人又沒有標準答案作參考,純粹是個人的判斷,如何達到公平公正的評核?也就是說,同一份答案在不同的評卷員手中會有很不同的分數。現實是,所有科目都離不開考試,而所有考生都在嘗試揣摩試題在問什麼,和希望得到怎樣的答案。現今的學生都在學習如何應付考試而不是增長知識或常識。沒有客觀準則,試又如何考起?

觀乎其他兩條必答題,一條刻意刁難,一條博大宏觀,難道考評局認為高中學生都能學貫東西,博通今古嗎?面對這樣的所謂通識試題,同學大概只可以天馬行空地胡扯一番,但當然也可以使出平生所學,嘗試有條理地分析。前者重創意,後者碰運氣,但到底誰的分數會較高?不禁問,題目到底在考學生哪一方面的能力和知識或常識?這樣的題目,倒不如乾脆來一個作文考試爽快。

若要求學生對時事和常識有一定的認識,那又實在無從考起,因為每一名學生的興趣和課餘活動都不同,看的報紙亦不同,答不到這一條題目亦不等於通識水平低。回想當年筆者當中學生時,中文老師會要求我們寫周記,不但能訓練寫作能力,亦能提升我們對身邊事物,國際時事的興趣。老師當年曾說,一篇優秀的周記,除了文筆流暢,最重要是言之有物,可以是抒發內心,亦可以是借題發揮,以事論事。那才是真正的通識教育。

但究其實,通識教育並非新事物,新思維。不過是從醬缸裏撈起來的一根醃菜。通識教育大致有兩個意思,一是通才教育,二是全人教育。現今的通識科,指的是前者。

不論中外,通識都可以追溯至古代,如中國先秦儒家的六藝,和古希臘時期的博雅教育。希臘最著名的通識學者,便首推亞里士多德,其著作論說涵蓋物理學、形上學、詩歌、戲劇、生物學、動物學、邏輯學、政治、倫理等等。

可惜西方的學術分科漸趨專門,知識被分割,所謂博士,實為「專士」,專門研究個別學科而已。有見及此,近代高等院校於十九世紀重提通識教育,並引進大學作為必修科,旨在訓練學生的獨立思考和批判能力,將不同知識融會貫通,培養出整全的思維,成為真正的「博士」。

筆者認同在大學引進通識作為必修科,但反對在中學硬銷通識教育。這樣只會適得其反,猶如「未學行、先學走」。君不見政府宣布在新高中推行通識以來,通識補習隨之興起。究其實,與其製造另類填鴨催谷通識科,不如學好語文打穩基礎。


刊於二○一二年一月十日香港《星島日報》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