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出戰的弔詭
                                             曾偉強

新光戲院有得留低,是柳暗花明,還是精心部署?峰迴路轉的特首選戰,不知又會否同樣出現戲劇性轉變。

新光成功續租涉及其中一名特首參選人,但問題是,新光的結業早在三年前已可預見,亦已廣為人知,為何這麼巧,在曾鈺成和葉劉淑儀表態積極和重新考慮參選之際,這位身兼八和顧問的人士才走出來「做點事」?

言歸正傳,雙英之戰出現新的弔詭,但最新發展卻完全偏離原先劇本。唐英年既有墮馬之虞,梁振英亦不見得取得甜頭。這或許可歸因於有人忘記了這場應是「君子之爭」,而不是訴諸黑材料的劣質選舉。假如有關唐英年的黑材料真的是梁營抖出來的話,這種手段怎不教人寒心,建制派人士、財閥和中央看在眼裏,心何以安?

原先民意一直落後的唐英年,即便當選亦因得不到民意支持而沒有認受性,日後管治定必困難重重。梁振英的民意支持度雖然一直領先,但中央似乎仍偏向挺唐,本欲挾民意以令中央的梁心知不妙,這從提名票的數目可以推算一二,唐梁心中有數。

然而,雖然唐英年被揭發地下僭建後激起民憤,短期翻身機會渺茫,但不等於中央會棄唐,即使棄唐,亦不等於挺梁。這可從曾鈺成和葉劉淑儀表態積極考慮參選反映出來。

當然,曾鈺成不是主動提出參選,而是身不由己,原因是建制派中人,甚或熟知中央意向人士不欲梁振英勝出。中央的考量,斷不會單看民意。事實是,民意真的可以如浮雲,亦可以被操控玩弄。當年的董建華和曾蔭權不是同樣曾經擁有高民望嗎?

之前一再叫陣,力邀唐英年辯論的梁振英,當唐英年正式公布政綱之後反而安靜了下來,說到底,他自己從沒拿出政綱,至於所謂的政綱諮詢稿,壓根兒是愚民之策。因為諮詢稿的內容或承諾,就如不會兌現的期票。當然,另一令梁振英轉趨低調的原因,是他自身亦捲入西九事件,有利益衝突之嫌。但究其實,梁振英本身是選委,不知這又是否構成利益衝突?可不要忘記當年董建華是放棄選委身分來參選的。

梁振英當選最大的障礙有二,一是眾財閥,二是公務員。原先挺唐的利益集團為求自保,便先要保唐,若唐真的保不了,也會另覓人選,而不會轉而挺梁。觀乎政府早前因回應傳媒查詢而發出不利梁振英的新聞稿,不論動機為何,但客觀效果已令人感到政府是挺唐刺英的。這亦令中央意識到公僕的取態,這問題比民意更難處理。

因此,曾鈺成在這個時候以黑馬之態參選,可以有兩個可能出現的結果。假如中央堅決保唐,曾鈺成可以牽制梁振英的票,在首輪投票中將之淘汰,然後在次輪投票中讓唐「險勝」。第二個可能是一旦中央認為唐終究是保不住的,便索性以曾代唐。

筆者認為中央目前仍以保唐為首要考慮,故此,即使曾鈺成真的參選,當選的機會亦不大。事實是,曾鈺成出任特首惹來的反彈絕不比唐英年少。假如曾鈺成真的出戰,極有可能是為唐英年作掩護,正是項莊舞劍,志在振英。

相反,假如葉劉淑儀真的出戰,而中央最終決定棄唐,則香港亦有可能出現一位女特首。弔詭的是,若特首選戰最終成為曾葉之爭,則泛民的二百多票便成為關鍵,足以造王,送葉劉進特首辦。


二○一二年二月二十一日香港《星島日報》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