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不認錯  道什麼歉
                                             曾偉強

曾蔭權接受款待和疑似廉租深圳豪宅等連串事件,一浪接一浪,正是風波不息,痛心嘆奈何!痛心的是香港出了一個如此貪「方便」的特首。

觀乎曾蔭權三月一日在立法會特別答問大會上的表現,實在慘不忍睹。不忍睹的是其差勁的演技、拙劣的演詞、謬誤的演繹。

他在發言時幾度狀似梗咽,垂頭不語。然而,垂頭只因為要看稿;不語,旨在拖延時間;梗咽,只因氣在心頭。雖然他向公眾致歉,但不見其誠,就連來個九十度鞠躬也沒有,可見他壓根兒不承認有過失,更遑論悔意。

假若他當時真的哭了出來,或許還可以博取一點憐憫,但他沒有。他欲哭無淚,因為他不是因為知錯而感悔疚,而是因為他只感到受屈,錯不在他,千錯萬錯,就是錯在時代變了,市民的期望變了。要怪應怪時代的變遷,要責應責市民的刁難。因為他從來如此,何罪之有?

他道歉,只是因為「這一連串事件已令公眾、傳媒輿論、各位議員及公務員同事感到憂慮,也動搖了市民對香港制度的信心。」但究其實,連串的報道都是事實,而動搖市民對香港制度的信心的不是連串報道,而是特首本人。

連串有關坐豪華遊艇,乘私人飛機,租深圳華宅的報道,不令公眾質疑曾特首的誠信和操守才怪!正是瓜田不納履,李下不整冠,且不說這是最根本的為官之道,就是凡夫俗子、平民百姓也曉得這個道理。更何況是一地之最高領導?

更是教人咋舌的是,他在發言時反問「為什麼這些種種的指控,傳媒、議員及市民會相信呢?」這在在說明他對自己的行為毫無悔意,更甚者是他完全沒有意識到他到底幹了什麼令市民不滿,輿論批判。

曾蔭權自始至終沒有認錯,其謬誤的邏輯把問題推給市民大眾,因為「在處理遊艇、私人飛機款待一事上,與公眾期望有落差。」他強調自己一直緊守規矩,但這規矩卻與別不同,由他一人制定,適用於他一人,而一直以來亦只有他一人知道有這規矩的存在。

說到底,就是他一直以來均自以為是,不獨遠離群眾,亦把數十年公務員的歷練置諸度外。勝利令人沖昏頭腦,權力令人腐化。信焉!


二○一二年三月二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