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325之後
                                            曾偉強

場內有人感觸哽咽,場外有人高呼下台。哽咽者是因為被北京跣了一交,高呼者是哀悼香港自由已死。一場淪為國際笑話的鬧劇已然落幕,但香港的悲傷卻剛剛登場。

正是無巧不成話,年初台灣馬英九以六百八十九萬票當選總統,昨天梁振英則以六百八十九票獲委任香港特首。然而,梁未上任,便已全城怒吼下台。這是最醜惡的時代,這是最美麗的時代。

香港政治中心正式移向西環,兩制已死,一國猶在,書記治港的年代正式展開。內地網民祝賀梁振英當選為香港市委書記,但究其實,他不過是個市長,真正的管治權在西環的「書記」手中。

與香港緣慳的王丹引述曾經負責香港地下黨工作的《文匯報》前總編輯金堯如的話,證實梁振英地下共產黨員的身分,可惜這警告來得太晚了,無法阻止黨人治港的實現。

看着那希特拉式的手勢,宣示權威,令人不寒而慄。狼雖偽裝為人,但狼畢竟是狼。在記者會上雖一再否認種種事實,包括中聯辦拉票、黨員身分……,但當一名英語記者巧妙的提問時,狼仍不自覺地間接承認了西環為他拉票。

事實是,當地下黨員首要的任務,是學會睜眼說瞎話。當然還要對黨絕對忠誠,執行一切不可能的任務,包括廿三條立法。在同一記者會上,狼一再暗示任內有責任為廿三條立法,至少是要展開所謂的諮詢。

未登天子位,先置殺人刀。場外怒火街頭,全城白色恐怖。鐵腕鎮壓示威,強權整頓香港。在大地之上,白日之下,香港的自由被粗暴踐踏。七百萬人不能上街,一百萬人可以嗎?


二○一二年三月二十六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