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雙英」戰到「雙英」戰
                                             曾偉強

台灣的「雙英」戰,早已塵埃落定,況眼當下香港的「雙英」戰,卻不無感慨。香港特首選戰峰迴路轉,還原基本步,仍是唐梁之爭,但恐怕已非原定劇本。

台灣的「雙英」戰,向中華人以至全世界示範了一場高質素,近乎全白的選戰。馬蔡論政,比理念、拼政綱,全身投入向選民爭取每一張選票。可謂真正的君子與淑女之爭。其中最為人所稱頌的是馬營的吸票機器:馬夫人周美清。周美清挨家挨戶,以真誠感動群眾,以真情爭取選票。她名副其實是馬營的王牌。

反觀香港的「雙英」戰,卻只有揭人瘡疤,隔空對罵。沒有比理念,亦不能比政綱,因為梁振英至今仍沒有拿出政綱來,只有所謂的諮詢稿。這固然是故弄玄虛,但卻給他蒙混過去,皆因七百萬香港人與選舉無關,千二名選委亦只會等待北京的指示,什麼政綱、理念,不看也罷!梁亦可能是史上唯一不提政綱參選的候選人。正是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即使日後當選,亦不用兌現任何承諾。唯一肯定的是其霸道。觀乎其責傳媒、凶政府、函立會,其霸氣盡顯無遺,真的難以想像他一旦真的成為特首會是何模樣。

說到當選,原先大熱的唐英年被連串黑材料炸至重傷,民望本已不高的他,民意支持度每況愈下。其中一大原因是市民對現政府的不滿,一併算到唐的頭上。但究其實,現屆政府施政連番失誤,政策混亂,既未能做到利民紓困,亦不能有效處理貧富懸殊,負最大責任的應是行政會議,因為所有政策,均由行政會議制定拍板,主要官員和公務員只是負責推銷和執行政策而已。故此,若循其本,梁振英實在責無旁貸。

從另一角度看,投資涉及風險,但可以預估的風險便可以控制,最大而無法控制的風險是不確定性。同理,投票也涉及風險,怕的是押錯注。唐被戲稱為豬,即被公眾視之為「蠢」,但正因其「蠢」,唐當選後的風險卻可以預估,亦在計算之內。也因其「蠢」,所以不會剛愎自用,反而能納言受諫。正如小超人李澤鉅所言,觀人應看其過去十年廿載的歷史,而非過去兩三個月。

那一邊廂,梁當選後的風險卻難以預估,既無政綱亦無承諾,深不可測也!若以其前行政會議召集人的身分觀之,則將來的施政實難以走出現屆政府以至董建華時代的影子。可不要忘記,當年是五十萬人的腳踢走董建華的。談到董建華,據聞他早於兩三年前,便開始為梁振英造勢。董建華如今貴為政協副主席,躋身國家領導人之列,實在沒有必要插手特首選舉,尤其是他是首位香港行政長官,也許是他心有不甘,希望藉梁振英借屍還魂,重掌特首辦。

近日主管港澳事務的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在北京會見港澳政協時,董建華擔任大會主持,雖然港區政協在會後表示聽不出什麼傾向性指示,但筆者隱隱聽到習近平強調兄弟「齊心」的弦外之音。若此,這個欽點的遊戲恐怕已改寫了劇情。


二○一二年三月九日香港《星島日報》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