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塌樹到國民教育
                         曾偉強

一株年逾百歲的細葉榕倒下,與國民教育可謂風馬牛不相及,卻又反映出港人的無奈,香港的悲哀。

栢麗大道又發生塌樹事件,這次是一株超過百年樹齡的細葉榕,可幸的是沒有造成人命傷亡,但事件反映政府不正視樹木護理的不爭事實。根據康文署的《古樹名木冊》,這次倒塌的古樹直徑一點二五米,高十四米,最後一次檢查日期是今年一月卅日,康文署僅在網頁列出「監察樹木狀況」,沒有任何資料顯示該樹患有褐根病。

然而,事實是,早在兩年前,現場另一棵百年細葉榕因患上俗稱樹癌的褐根病,被康文署「人道毀滅」,而同一花槽另外三棵細葉榕亦證實患上「樹癌」,包括這次倒塌的細葉榕,當時署方更已判斷其病況持續惡化。

有研究栢麗大道一帶樹木的學者批評政府保護樹木工作十分表面,年多下來,一直沒有好好照顧這株古木,不但噴灑農藥的位置錯誤,而且沒有為樹幹施加鞏固工程,令樹木健康惡化,最終倒下。目前栢麗大道一帶尚有幾株古樹受到真菌感染,但移除真的就是唯一的處理方法嗎?當然不是,但這卻是香港政府管理樹木的思維。

塌下來的,豈只是一株樹,而是歷史印記,百年的回憶,可悲的是,這個不重視亦不尊重歷史的年輕政府,砍掉一切與過去百年的聯繫,恍惚已成為既定政策,年僅十五歲的香港特區已沒有過去,沒有回憶。捨不得也要被砍掉。

在下不是樹木專家,但樹木和其他動物一般,擁有自身修復能力,前提是在一個健康的環境之下。可悲的是,百年過去,多少古樹一度枝幹參天,樹冠蔽日,卻在近數年間,逐一倒下,問題出在哪裏?實在值得深思。

政務司司長巡視倒下的古木後突然主動提及國民教育,此舉令人詫異。塌樹與國教有何相連之處?也許是司長英明,想到吾等一介草民未能想到的聯繫。事實是,不僅樹木需要健康的環境,人類社會亦然。我們的教育制度和水平如何,我們的社會亦將如何。孩子是社會未來的主人翁,但如何塑造未來的主人翁?如何塑造未來的社會?這又是我們今天的責任。

港府強行推出國民教育,旨在改變教育環境,改變我們存在的空間,改變未來世代的思維。事實是,德育比國民教育更重要,推廣德智體群美善,是基礎教育的使命。然而,目下香港教育制度混亂,本末倒置,功利短視,孩子早已疲於奔命,家長亦苦不堪言。尤其令人搖頭的是,由於社會和家長的過度保護,這一代的孩子大都缺乏自理自立的能力。不獨出現港孩,還出現了超齡港孩和啃老族。需要檢討的不是課目,而是我們的教育制度,社會心態。

可哀的是,在港英時代,初中尚且必修中國歷史,而當年的中國語文科的老師,亦身兼德育教育的使命。愛國是毋庸置疑的,但國家的歷史也不懂,敢問從何愛起?我們能向遊客旅者娓娓道出我們的歷史嗎?遠至三王五帝、唐虞夏商周,近至唐宋元明清,民國兩岸,歷史在無言地落淚,悲我們的無知。

歷史是最佳的國民教育,正視歷史才可以面向未來,認識歷史,才能真正的愛國。教育是人類社會有別於其他動物社群之處,透過教育,培養下一代,改造社會。怕只怕改變的方向走歪了。日後倒下來的可能不是百年古樹,而是香港這家百年老店。

刊於二○一二年七月廿六日香港《星島日報》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