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茲公園與龍尾灘
                                             曾偉強

遠在土耳其的一場示威,與香港的龍尾灘有何相干?答案是兩者皆旨在捍衞公共空間。一場類似戈茲公園的運動,隱隱然在香港醞釀。

由土耳奇伊斯坦布爾塔克西姆廣場引發,反對政府將廣場內的戈茲公園改建商場的抗爭,在短短兩周內演變成席捲全國的反政府浪潮。最終迫使由人民選出,認受性高而且強硬的總統埃爾多安讓步,暫停公園改建工程,並交由法院裁定,若計劃得到法院同意,便舉行全民公投決定公園的命運。

弔詭的是,埃爾多安在呼籲佔領廣場的群眾撤離時表示,公園是給人散步的,而不是給人佔領的。然而,正正因為公園是給人散步的,所以人民才站出來反對改建商場,反對政府奪去人民寶貴的公共空間,向財團輸送利益。

塔克西姆一詞源自阿拉伯語taqīm,意思是「分配」,但政府的改建計劃,卻恰好有違分配的真義。戈茲公園本身是屬於公眾的一片市肺,一旦改建為商場,不但市肺要消失掉,而且會變成私人財團的搖錢樹。就是為了捍衞這片屬於人民的公共空間,向政府的不公義行為說不,土耳其的人民站了出來。

佔領戈茲公園運動及聲援塔克西姆抗爭運動所提出的訴求,除了保留公園,還有停止將公共場所、海灘、水源、森林、河流、公園和城市景觀出售給私人公司及投資者。這場遠在土耳其的運動,對香港來說甚有啟示作用。

香港政府決定將大埔龍尾灘改建為人工沙灘,並已批出工程合約,而反對興建人工沙灘的守護龍尾大聯盟則已入稟法院,提出司法覆核,希望推翻政府的決定。另一邊廂,支持工程的團體則批評大聯盟的司法覆核浪費公帑,是「假環保,真搗亂」,亦強調大埔居民多年來希望擁有免費泳灘,期望如期展開工程。

支持工程人士的其中一項理據,是將現時的龍尾泥灘「還原」,回復數十年前的沙灘模樣。可惜亦可哀的是,經過了大自然數十年的繁衍,壓根兒不可能將泥灘還原為沙灘,那是一廂情願且不切實際的。一根被扭曲了的鋼管再扭直,無論如何也不是本來面目。大自然已選擇了龍尾作泥灘,自有其道理,非人力可以逆轉。

再者,大埔區議會聲稱當區多年來也欠缺游泳設施,故此有泳灘的需求,但諷刺的是,大埔十多年前正是因為使用率低而關閉了一座好端端的賽馬會泳池。況且烏溪沙已是現成的游泳勝地,為何不可將之正規化,刊憲成為康文署轄下的泳灘?

龍尾灘位於汀角路旁,鄰近大尾篤,毗連高生態價值地區,本身亦具備孕育不同泥灘生物的良好條件。反對興建人工泳灘的主要理據,就是生境將受到無法挽回的破壞,認為政府提出的環境評估報告偏頗失實,既沒有提及龍尾是罕有的管海馬棲息地和繁殖地,也沒有評估泳灘對人體健康、公共衞生的風險等因素。

誠然,正反雙方各執一詞,部分理據帶有主觀成分,亦有些是建基於不可確定的預期。例如水質的改善與否,和對環境造成的破壞程度等。然而,在這起事件中,這些爭拗其實都屬次要,問題的核心在於對共公空間的維護。

現時的龍尾讓各區市民均可親近大自然,欣賞其獨有的自然生境,而龍尾亦屬於整個自然環境中不可分割的部分,並不屬於任何私人團體或社區。一旦將龍尾改為人工沙灘,便變相將之私有化,變成大埔區的私有財產。此例一開,政府便可以將其他公共空間私有化、商業化,為小眾利益而犧牲大眾權益,市民所擁有的共公空間便可能在不知不覺間被壓縮,漸至消失於無形。


刊於二○一三年六月二十八日香港《星島日報》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