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需要長遠人口政策
                                             曾偉強

假如房屋是商品,便不能單看供應。假如房屋是福利,便不需考慮成本。香港的房屋問題誠然複雜,但歸根結柢,即使是被視為福利的公營房屋,亦離不開供求關係。

香港特首梁振英九月十五日出席所謂的「公眾」論壇時主動談到房屋問題,再次強調關鍵在於供應,並不點名反駁香港人口太多的說法。這論調其實並不全面,亦有混淆視聽之嫌,反映政府對房屋政策的狹隘思維。

保安局局長黎棟國翌日隨即在報章撰文附和,表示每天一百五十個單程證配額毋須減少。此論調正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也!但究其實,現時每天一百五十名單程證配額,加上去年中央政府准許港人內地「超齡子女」申請單程證來港,未來香港移入人口只會不斷上升,必須正視。香港需要的是長遠人口政策,並不是空泛的長遠房屋政策,更不是如現在般「盲搶地」,甚至打郊野公園的主意。

根據政府一站通網頁的資料,香港由香港島、大嶼山、九龍半島、新界和二百六十多個離島組成。總面積一千一百平方公里,而已發展土地則少於百分之二十五,郊野公園及自然保護區約佔四成多。由此觀之,香港並非土地不足,而是規劃不善。現時政府一而再、再而三地重申土地供應不足,不僅言過其實,亦反映政府在在欠缺長遠規劃,沒有遠見。

然而,以有限資源畢竟無法滿足無限需索。房屋的需求有多種,現時有一種其實是「要求」而不是「需求」,在此不作深入討論,日後有機會再談。但針對梁振英在論壇上的談話,有一點必須正視。事實是,根據香港入境事務處的數字,由千禧年至二○一○年上半年,持單程證來港的人數已超逾五十萬,而當時的總人口約七百萬。香港真的能滿足這種無止盡的人口壓力嗎?在現時的二十三萬公屋輪候冊中,政府能夠告訴我們當中有多少是新移民嗎?

事實上,根據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的統計結果,香港的旺角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地方,平均每平方千米的人口數達到十三萬。而面積只有一點三平方公里的鴨脷洲,便有九萬名居民,人口密度達每平方公里六萬人,不僅是是香港人口密度最高的島嶼,也是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島嶼。

限制移民,政府亦非無先例可援。香港早於二○○三年引入資本投資者入境計畫,目的是吸引世界各地,尤其是大陸有投資意願人士申請香港居留權。當時的要求是在申請該計劃前兩年擁有不少於六百五十萬港元資産,並在規定時間內把六百五十萬港元以上的資金投資到香港房地産或金融資産,便可獲原則性批准,隨後在港連續投資達到七年,便可申請永久居留權。然而,為了防止樓價上漲,香港政府在二○一○年提高了投資移民的門檻,將投資金額加至一千萬港元,並且規定不能用作買樓。

這說明移民政策實非鐵板一塊,問題在於政府的決心和遠見。香港雖有尚未開發的土地,但不等於可以讓人口無止境地增長。事實是,香港現在已是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地方之一。「自由行」人數的接待能力正在檢討,但移入人口的政策為何不能檢討?古語云:「不患寡而患不均」。愚公以無限的人力去移山,香港政府則妄想以有限資源去滿足無限需索,實在愚不可及。


二○一三年九月十六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