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起動政改之謎
                                             曾偉強

是事出突然還是事有湊巧,一直未聞樓梯響的政改諮詢,在政府宣布只發出兩個新免費電視牌,惹來全城反彈之際,行政長官梁振英突然宣布即時成立政改諮詢專責小組,目標是在年底發表諮詢文件,正式啟動政改諮詢。

然而,千呼萬喚始出來的政改第一步,卻猶抱琵琶。領導政改諮詢小組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明言,首輪諮詢不會有具體方案。沒有方案的諮詢文件,要麼是搪塞責任,要麼是玩弄市民。但明顯不過的是,這暴露了現屆政府從來也沒有想過政改這個議題的事實。

一直以來,現屆政府官員均如人肉錄音機般,對於政改諮詢,均以「適當時候展開」來回應。詎料這個「適當時候」,卻變成了「緊急氣閥」,在政府發出兩個免費電視牌照的大約四十小時之後出現。這個結果,恐怕是特首本人也始料不及,因為他和他的管治班子從來沒有想過到底何時是適當時候,不然的話,為何現在籌備的諮詢文件,可以預言沒有具體方案,就是連諮詢甚麼也木宰羊!

事緣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十月十五日傍晚宣布發出兩個新的免費電視牌,但事前一直被看高一線的香港電視網絡卻大熱倒灶,失落牌照。政府雖一再強調行政會議考慮了一籃子因素,但實情是行會經過激辯後,在沒有投票的情況下,由行政長官說了算。這到底是與民為敵,還是另有隱衷,市民不得而知,但結果是全城一片嘩然,聲討政府黑箱作業。

在這樣的背景下,梁振英巧合地在十月十七日早上的立法會答問會上,劈頭便宣布即時成立由林鄭月娥領導的政改諮詢專責小組,但既未能交代整個諮詢工作方式,也未能說出諮詢時間表和工作小組內容。這再次印證現屆政府做事草率,事前欠缺考量,全無部署。一如叫停雙非、推限奶令、樓市辣招、港人港地等措施,均匆匆上馬,毫無章法可言。


假如香港的政制發展必須亦只可以按照《基本法》和人大常委的《決定》而行,那麼其本質是簡單的,因為可以討論的空間不太多,甚而是沒有討論空間,一直拖延政改諮詢的背後,應有不足為外人道的原委。但不論如何,現在匆匆成立的小組,正好說明政府內部從未啟動政改的討論或研究的事實。那麼,所謂「適當時候」到底所指為何,也許真的只有梁振英一人知道。

林鄭月娥直言自己對於政制發展是「生手」,但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亦不見得是「熟手」。要他們在不足三個月內提交諮詢文件,可以寄予厚望嗎?如果所料不差,到時的諮詢文件只不過是諮詢下一步要諮詢甚麼,耍點花招,故弄玄虛而已。政制發展一拖再拖,甚至乎是原地踏步的最大得益者是誰,不言而喻。

假如說政府要在「佔中」沸沸揚揚,民間方案紛陳的情況下奪回政改的主導權,亦不見得現在是適當時候,因為一切也太遲,政府一直處於被動,若要重奪主導權,必須以雷霆之勢,推出具體實在而且可行的方案。事實是,政改諮詢小組可能真的只負責諮詢要諮詢甚麼,因為這不過是用以轉移免費電視牌風波的視線的急就章。但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只會更加聚焦電視牌,所謂的政改諮詢,等到年底再作計較不遲。


二○一三年十月十八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