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程序變成形式
                                             曾偉強

行政會議從來都是黑箱作業,但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是香港最高權力核心,擁有無上權威,向來也沒有人質疑它的最終決定。不過,這次免費電視牌照風波,惹來全城怒吼,正正反映行會威信隨風消逝。

事緣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十月十五日宣布發出兩個新的免費電視牌,但香港電視網絡卻大熱倒灶。擾攘經年,市場一直相信三家申請機構均可獲發牌照,但政府突以循序漸進為由,僅「先」發出兩個牌照,但這亦不是最奇怪之處,這個決定最教人莫名奇妙的,在於為何不發牌予一直取態最為積極的香港電視網絡。

政府雖一再強調行政會議考慮了一籃子因素,但到底這一籃子因素是甚麼,卻又實在撲朔迷離,諱莫如深。政府高官連日來一再重申決定符合程序公義,但卻始終未能釋疑。直至行政長官十月二十二日首度開腔回應,指出免費電視牌照申請並非來者不拒,事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卻發出聲明間接證實在一九九八年的政策下,實際上是不設牌照上限,來者不拒的。那麼,梁振英不是說謊,便是不熟識廣播政策。正如香港電視網絡主席王維基所言,梁振英的說法是火上加油,直接激發他提出司法覆核的決定。

事實是,符合程序不一定得出公義的結果。如今政府所說的程序公義便是所謂的不完善程序公義。程序公義(Procedural justice)是指解決爭端和資源分配過程中的公平理念,當中涉及充分諮詢,廣泛而公平的考慮,其重點在於作出決定過程的公正性和透明度。在作出決定之前聽取各方的言辭,這個進程才可能被認為是程式公正的。

程序傾向是美國哲學家羅爾斯構築他的正義理論體系的特色。羅爾斯認為,公正的法治秩序是正義的基本要求,而法治取決於一定形式的正當過程,正當過程又主要通過程序來體現。羅爾斯把程序公義分為三種,即純粹的、完善的、不完善的程序公義。

所謂純粹的程序公義(pure procedural justice),指的是一切取決於滿足程序的要求,不存在關於結果正當與否的任何標準。完善的程式公正(perfect procedural justice)是指在程序之外存在着決定結果是否符合公義的某種標準,並且同時存在着實現這個結果的程序。不完善的程式公正(imperfect procedural justice)是指雖然在程序之外存在着衡量甚麼是公義的客觀標準,但是百分之百地實現這個標準的程序卻不存在。

羅爾斯指出,在純粹程序公義中,不存在對正當結果的獨立標準,而是存在一種正確的或公平的程序,這種程式若恰當地予以遵守,無論出現怎麼樣的結果,其結果也會是正確的或公平的。程序公義的重點在於透明,但政府作出任何決定,雖然都會事先經過一些法定程序,但進了行會便如進入了黑洞,毫不透明,最終由「一男子」因素作決定。觀乎香港政府的決策過程,可以說從來也沒有程序公義可言,所謂的程序,所有的制度,都不過是形式而已。

這次發牌風波,有一點值得商榷的是,梁振英指政府審議發牌時需符合各方面的準則,包括財政能力,不希望競爭為行業帶來的進步是曇花一現的,希望這進步是持續和持久的。

但究其實,在市場機制下,政府沒有必要考慮或維護個別經營者的生存能力,而是要創造行業的生存空間。廣管局的報告和市場的反應都是傾向甚至支持同時發出三個免費電視牌的,而政府一九九八年所公布的政策正正是「不設上限」,為何突然要顧及「整體免費電視市場可持續發展的能力」?這個可持續發展實在可圈可點,到底是誰的可持續發展?


二○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